“你算什么东西。”那个男生被惹恼了,站出来踢开椅子,怒气冲冲的就朝元芩方向走来。“切记我以为有夏氏靠山,劳资就敢动你。”“你也可以试一试。”讲台上的老师,大气敢出一声,韩家也也不是善茬儿啊。这群祖宗怎么就被他撞上了呢?现下这个叫北柠的,性格高那个男生被惹火了,站起来踢开椅子,怒气冲冲的就朝元芩方向走来。。...

“你算什么东西。”

那个男生被惹火了,站起来踢开椅子,怒气冲冲的就朝元芩方向走来。

“不要以为有夏氏撑腰,劳资就不敢动你。”

“你可以试一试。”

讲台上的老师,大气不敢出一声,韩家也不是善茬儿啊。

这群祖宗怎么就被他撞上了呢?

眼下这个叫北柠的,性格高调得很,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一口一个夏家……

元芩笑了笑,端端正正坐着半分都不慌。

她看了看他胸牌上的名字。

“韩旭言?”

随后轻笑出声。

“我记住你了,你胆子很大。”

“上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坟头草都有两米高了。”

韩旭言不耐烦的瞟了眼说大话的元芩,满眼的不屑,“你这人不仅长得丑,还喜欢扯谎。”

元芩眼睛一眯,迅速站起,一把就薅住了韩旭言的头发,拉住他的衣服一甩,就把他撂到在地。

他蜷缩着身子疼得直叫,头也疼,骨头像是被摔散架了一般。

元芩也不客气,面无表情的踩着他的脚踝,“信不信一脚下去踩碎你骨头。”

“还不赶紧道歉,这点还要我提醒你吗?”

元芩刚刚下手太狠,地上的韩旭言声音有点抖,“对……对不起。”

“没关系。”

元芩粲然一笑,随后就放下了脚。

十分热心的把地上的韩旭言小朋友给扶了起来,顺便还给他掸了掸灰尘。

“没事吧,你看地上多脏啊,以后不要躺地上了,虽然是夏天,但也会感冒的。”

“……”

惊恐。

韩旭言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戏精,瞪着眼睛,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难道不是你做的吗?

当什么好人啊?

这一脸慈祥你要闹哪样?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是关心你。”

“谢……谢谢啊。”

“不客气,帮助同学嘛,应该的。”

韩同志顿时表示背后凉飕飕的。

他摸了摸腰,嘶了一声之后,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讲台上的老班终于以为结束可以发话的时候,夏星溪站了起来,她一身白裙子,就像是掉入人间的小天使。

老班立马把马上想要说得话给吞了下去。

夏星溪气鼓鼓的走到元芩边上,“姐姐,打人不好吧。”

元芩刚坐好,就看到某个小女生兴师问罪的盯着自己,仿佛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她沉默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我知道啊,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这一天不打人啊,就浑身难受,这一分钟不怼人就浑身不得劲儿。”

“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呢?同学之间相亲相爱不好吗?”

元芩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你有心脏病吧,万一我把你气死过去,我可不赔钱的。”

“我又没说你,你为什么要对我怀有这么大的恶意呢。”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元芩干脆趴在桌子上,双手捂住耳朵。

夏星溪听到这里,眼睛都红了,吸了吸鼻子,委屈巴巴的撇着嘴。

“你怎么可以骂人呢?我又没有骂你,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我讨厌死你了。”

书评(276)

我要评论
  • 沈遇陈&里带着

    沈遇陈抬眸看了元芩一眼,很快又收了视线,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疏离。

  • 不是有&一跤。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以后&,不要

    “以后见到我绕道走,不要像活腻了一样,冲上来找打。”

  • 女之腹&你会被

    “我是在帮他好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这样你会被我打死的。”

  • &说着就

    说着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扔到了地上,少年趴在地上不停咳嗽。

  • “没有&烦人。

    “没有为什么,就是要你跟我去补课,问东问西问那么多,神烦人。”

  • 穿着白&年朝她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