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男人带着眼睛,气质儒雅和善,拿着课本就进了教室。想也不需要想这个是传说中的老班了。果真校园剧里的班主任是不像,长得都有人样。“老师我想一个人坐。”元芩举着手站了出来,受了委屈眼巴巴的望着讲台上的老班。老班望着对峙不下的三人,暗自想也不用想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老班了。。...

“怎么回事?”

男人带着眼睛,气质儒雅随和,拿着课本就进了教室。

想也不用想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老班了。

果然校园剧里的班主任就是不一样,长得都有人样。

“老师我想一个人坐。”

元芩举着手站了起来,委屈巴巴的看着讲台上的老班。

老班看着僵持不下的三人,暗暗叹口气,北柠是夏总裁送进来的人,而且还特地交代了,只要她开口提的都可以答应。

夏星安两兄妹又是夏家嫡系,着实有点难办了。

他环顾一圈之后,有点为难的指了指边上同学的后面。

“夏同学你就坐到钱云后面好了,等会叫班里同学帮你把桌子搬一下。”

“不用。”

元芩直接搬起桌子就放到老班指定的位子上,而且还很贴心的把椅子也搬了过去。

“……”

这个丑娘们真是该死!

夏星安咬牙切齿的盯着。

讲台上的老班看得也尴尬。

“你要是没啥事情,就赶紧回去了吧。”

元芩坐了下来,看着还像木头一样杵着的男人,不悦的盯着他。

“不要像个傻子一样,早点回家,最近偷猪的多,我怕你出事。”

“你!”

他刚想骂人,元芩已经趴在课桌上,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

无奈他只能又把这股气咽了下去。

班主任这样安排,肯定也是他小叔的意思,退一步就退一步,犯不着跟他小叔对上。

夏星安交代自家妹妹两句之后,狠狠剜了一眼楚榆,头也不回的走了。

讲台上的老班擦了擦额角的汗水,他刚刚真怕夏星安突然暴走。

他整理了一下领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们学校来了两个新同学,大家也知道了吧。”

“……”

鸦雀无声。

所有人转过身子,视线都在夏星溪身上,看着她露出痴痴的笑。

真是太可爱了,又漂亮又有钱,心态特别好,而且还特爱笑。

或许是被盯得有点害羞了,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哥哥姐姐们,你们不要看着我了,老师讲话呢。”

“没事的,看到好看的姑娘我们当然要多看几眼喽。”

“就是,那种长得跟李逵一样的新同学,看一眼都觉得掉价,恨不得马上去死。”

“……”

说得是她吧。

元芩脚用力踹了一下桌子,动静闹得很大,瞬间把班里所有人都目光都吸引过来。

随后她看着刚刚说话的男童鞋,笑眯眯的说道,“好啦,你可以去死了。”

“……”

这个人神经病啊,有毒吧。

元芩也不管这些,直接开口,“请看向黑板,听老师讲话,怎么眼睛都长在后脑勺嘛?”

“你神气什么呀。”元芩说话很难听,终于有人受不了了,站了起来,“不就是夏氏塞进来的人嘛。”

“真正的夏家大小姐在这里呢,你算个什么东西。”

元芩不紧不慢的取下黑边框眼睛,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随后又慢慢悠悠的带上,最后才看向他。

“呦,你什么品种啊咋这么凶,瞧我这近视眼,差点把你看成个人了。”

书评(263)

我要评论
  • 她翻了&的记忆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 了他的&着他,

    元芩加快速度,拦住了他的去路,桀骜不驯的盯着他,像极了女流氓欺负良家少年。

  • 几乎没&上的知

    她低着头踢着石子,八月的天很热,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

  • 也不看&元芩撞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还需要&”

    “打他就打他还需要理由嘛,难道打人还要挑日子啊,我管他可不可怜,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 兴偏要&是不知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