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李队一起的法医。星安?之后像是听见李队这么叫他的。元芩不动声色的望着,眯睁望着两人走上讲台。他边上的女生是一个看上来柔柔滴问的姑娘,面庞有点儿惨白,好看的小脸上也没一丝血色。仿若风一吹就会倒地不起般,颇具种病美人的感觉。“大家好,我叫星安?。...

“……”

跟李队一起的法医。

星安?

之前好像听到李队这么叫他的。

元芩不动声色的看着,眯着眼看着两人走上讲台。

他边上的女生是一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姑娘,面庞有点苍白,漂亮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好似风一吹就会倒地般,颇有种病美人的感觉。

“大家好,我叫夏星溪。”

女孩声音有点沙哑,看上去很柔弱的样子,但嘴角依旧露出阳光的笑容。

她这一笑,直接把全部同学的保护欲给激了起来,看她的眼神都直了。

虽然被病魔缠身,但依旧微笑面对生活,这样的人设很带感。

“……”

夏家?

狐狸尾巴要藏不住了嘛?

元芩一笑,像是捕捉到了什么呢?

“她就夏家真正的千金吧。”

突然有人喊了这么一句。

“对对对,夏家千金就是叫夏星溪。”

“之前一直圈子里的人说,夏家千金很漂亮,今天已经果然如此呢。”

“那还自然,毕竟正牌跟冒牌还是有点区别的。”

“……”

无辜躺枪。

这件事情怎么就跟她扯上关系了。

夏星溪似乎也察觉到了众人的针对,她看了夏星安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就走下了讲台。

在众人注视下,她走到了元芩边上,“姐姐,我可以坐在你边上吗?”

“不行。”

元芩也没有看她,直接给拒绝了。

夏星溪看了一圈,有点为难的绞着裙子,“可是姐姐这里只有你这边有空位了。”

元芩还是没有看她,敲了敲边上的空桌,随后指了指前面,“那就搬着桌子坐到讲台边上去。”

“姐姐……”

夏星溪鼻子一酸,眼泪就开始往下掉。

“北柠!”

原本站在讲台上的夏星安突然叫了一声,他双眸含火,气呼呼的走了下来。

“你干嘛,想要弄死我啊。”

元芩轻飘飘瞟了眼,又把头低了下去。

经过之前的接触他知道眼前这个姑娘性格直接,但没想到还可以这么气人。

“你不要忘了,你今天这一切是谁给你的。”

“夏家啊。”

元芩把手里的笔扔在桌子上,朝后一靠,目光与夏星安碰撞,习惯性的勾起唇。

“我能有今天全拜夏氏所赐啊。”

夏星安有点遭受不住元芩的目光,赶忙移开了视线。

“什么叫拜夏氏所赐,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了。”

这时最前面的同学听不下去了,直接站了起来,手指指着元芩怒斥着她。

“你这只愚蠢的土拨鼠给我闭嘴,你跳起来都打不到我膝盖,瞎出头什么。”

“……”

我tmd!

最前面的男同学撩起袖子就想跟元芩干一架,但却被边上的同桌给按了下去。

“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经过刚刚的插曲,夏星安总算缓了过来,把心情放缓了一些。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站在我边上,挺碍眼的。”

“位子的事情自己跟班主任商量去,反正我边上不让坐人。”

“非要坐也可以,除非你承认你妹妹不是人。”

“……”

夏星安气得差点翻白眼,刚刚压下的怒火又被挑了起来。

真的好想找个杀手暗杀了她!

书评(361)

我要评论
  • 教室里&跑来跑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他跟我&”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 一眼草&走了。

    元芩低头看了一眼草坪上的沈遇陈,又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块白布盖在了他脸上,淡淡的对着昏迷的沈遇陈说了句不客气之后就走了。

  • &人的光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