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家确实在五环开外。”元芩好像也没不高兴,嘴角慢慢的钩起,眼睛眯成一条缝。“……”怎么感觉,背后凉嗖嗖的呢?元芩望着一个个小脑袋,笑容逐步加深,“但是我是夏氏集团的人,你们要不然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去跟他们商议。”“……”夏氏?是他们想像中的那个元芩似乎没有生气,嘴角慢慢勾起,眼睛眯成一条缝。。...

“没错,我家确实在五环开外。”

元芩似乎没有生气,嘴角慢慢勾起,眼睛眯成一条缝。

“……”

怎么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呢?

元芩看着一个个小脑袋,笑容加深,“不过我是夏氏集团的人,你们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去跟他们商量。”

“……”

夏氏?

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夏氏嘛?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野鸡啊。”

这时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话落之后全班开始哄堂大笑。

上流圈最近比较火的八卦就属夏氏帮了一个平民,企图让她挤进上流圈子。

看来这个传说中的主角就是眼前这只丑小鸭了。

“哦?”

元芩眉头一挑,从容不迫的下了讲台,她走到刚刚说话的同学边上站直。

“看来你们已经知道我了,那我就不用进行自我介绍了。”

她低头看着说话的人,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姑娘,眉眼之间刻着得意,对着楚榆露出不屑的笑。

元芩把手放在了女孩肩膀上,先是看了看校牌,随后用眸子温和的盯她,“说话这么好听,上完厕所一定擦过嘴了吧。”

“你!”

女孩想要站起来,可是却一动不能动,接着肩膀上那只手,从掌心里突然传来灼热感,烧的她肩膀像放在火上烤一般。

想要逃却不能动,她想要张口说话,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

就当她快要受不了的时候,猛然得喘了口气,看了看边上哪还有元芩的声音。

她朝后一看,那个人已经坐在了最后面,察觉到目光,笑着对她挥了挥手。

谈千筱喘着粗气,心猛得绷紧了,吓得脸惨白。

同桌似乎察觉到她都不正常,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干嘛!”

她像只惊弓之鸟一样,嗖地就站了起来,眸子瞪得很大,就这样死死盯着她。

“你怎么了千筱?”

同桌有些疑惑。

“没事。”

谈千筱这时才反应过来,平复了一下心情,整理一下头发后才慢慢坐了下来。

随后她看着同桌,“思琪刚刚那个野鸡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没呀,她直接略过你,就坐到了位子上,什么都没有做。”

思琪皱眉,总感觉谈千筱怪怪的,像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一样。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谈千筱重复着这四个字,刚刚那种灼热的感觉明明那么真实,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她碰了碰肩膀,没有一点疼痛感,“真是见了鬼了。”

元芩从粉色小书包里拿出记仇本翻开一页,沈遇陈已经写满了正字,奇葩的是就连姚雯跟北瀚都有。

她新翻开一页写上了谈千筱三个大字,十分流畅的在她后面写上三个正字。

做完这一切之后,十分舒爽的把记仇本继续放回了书本里。

她刚做完这些,就听到有人敲了敲班级的门,刚抬头一看就瞅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各位同学好,这里是高三一班吧,我是来送我妹妹读书的。”

“以后你们请多多关照她,她心脏不怎么好。”

书评(456)

我要评论
  • 妆,男&去。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这波操&看着元

    他们被这波操作吓傻了,说起话来都有点结巴,看着元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般。

  • 毛钱关&系啊。

    “打他就打他还需要理由嘛,难道打人还要挑日子啊,我管他可不可怜,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 的走出&多数住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