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也不理睬两人,自己先出了屋。“哎你这孩子……”“阿姨,你切记不高兴了,我先追她去了。”姚雯想和教育两句,就被边上的沈遇陈给拦下了。她望着沈遇陈的背影,也慢慢的消失了在自己眼里,叹口气眸子里再带了几分安慰。“啊个好孩子,要不然能做我女婿就再好不“哎你这孩子……”。...

说着也不理会两人,自己先出了屋。

“哎你这孩子……”

“阿姨,你不要生气了,我先追她去了。”

姚雯想要教育两句,就被边上的沈遇陈给拦住了。

她看着沈遇陈的背影,也慢慢消失在自己眼里,叹口气眸子里带上了几分安慰。

“真是个好孩子,要是能做我女婿就再好不过了。”

外面元芩刚下楼就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往楼上看了一眼。

随后目光渐渐下移刚好看见了笑的像花的沈遇陈,“磨磨唧唧,属蜗牛的吧。”

“总比你好。”

元芩没有回话,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前面。

“北小姐。”

说话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他弯腰侧身站在一边,笑容有点和善。

“走吧。”

元芩看了他一眼,也不打算废话,直接就上了边上的小宾利。

沈遇陈也笑眯眯的跟了上去。

站在原地中年男人笑容一僵。

本来以为要解释两句的,没想到对方这么从善如流,甚至有点厚脸皮。

“司机师傅还要愣神到什么时候。”

元芩把窗户打开,就这样看着像根木头一样的中年男人。

“哦哦哦。”

中年男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了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开始往圣樱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三人都没有说话,中年男人通过后视镜不停得偷瞄着后面。

“你偷瞄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大叔我跟你年龄差那么多,我爸妈是不会同意的。”

“……”

这冷不丁的一句,吓得中年男人差点就来了一个急刹车,他尴尬的笑了笑,“小姑娘,我不是变态大叔。”

“我不信。”

元芩立刻接上。

“跟你们夏总说,放学的时候换个人接送,看到你的脸就倒胃口。”

“……”

忍住!

中年男人气得脸涨红,但是又不能发火,只能闷头开着车。

开了半个小时,也总算到了传说中的圣樱中学,中年男人被气得不轻,元芩两人下了车之后,马上就开着走了。

“你这人……”

“别跟我说话,有洁癖。”

元芩轻飘飘的说了这么一句,就单肩背包大摇大摆的进了学校。

“你这有病啊,大早上的吃qiang药啦!”

沈遇陈单方面认为,他跟元芩也算混熟悉了,只要从她嘴里出来,就没一句好话。

他喊了这么一句之后,就慢跑跟上了元芩的步伐,偏过头瞅了他一眼,“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怕学校太大你迷路。”

“不用,我脑子比你好使。”

“……”

真是气人,早晚有天弄死你!

很快元芩就到了自己的班级高三一班,这里的学生非富即贵。

连像沈遇陈这样学习好的学生才被分到了二班。

看来夏氏下了下血本啊。

元芩刚进班级,原本哄闹的环境突然安静下来,引起了不少的学生的观望。

元芩还是顶着那头厚重的刘海,只不过剪短一些,露出眉眼,带着一副黑边框眼睛,看上去傻傻的,很好欺负的样子。

“这是村姑吧。”

不知道从哪里突然传来这么一道声音。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拦住&驯的盯

    元芩加快速度,拦住了他的去路,桀骜不驯的盯着他,像极了女流氓欺负良家少年。

  • 反手把&的看着

    元芩二话没说,直接反手把他摁在了课桌上,她笑嘻嘻的看着少年,“找死啊小子。”

  • 僻,大&。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 前面是&一跤。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的记忆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 女之腹&的。”

    “我是在帮他好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这样你会被我打死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