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会否认,嘛她把砖头了给藏出来了。元芩一脸辜的摇着头。李队看了看周围确实也没砖头的影子,他把这个总结归纳于自己眼睛花没看错了。“那就明白你们楼里有杀了人犯嘛,如果晚了就好好的呆在家里里。”“要也不是昨天我想再看一下案发前现场,看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承认,反正她把砖头已经给藏起来了。。...

“没啊。”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承认,反正她把砖头已经给藏起来了。

元芩一脸无辜的摇着头。

李队看了看周围确实没有砖头的影子,他把这个归纳于自己眼花看错了。

“既然知道你们楼里有杀人犯嘛,那么晚了就好好呆在家里。”

“要不是今天我想再看一下案发现场,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到这里正好看到这一幕,你就跟阎王喝茶去了。”

“叔叔说得对。”

元芩顺坡而下,露出憨憨的笑容。

“怎么啦,出什么事情了。”

沈遇陈赤着脚,揉着松弛的顺眼打开了门,穿着北瀚的睡衣,因为人比较高的缘故,衣服有点嫌小。

他不经意朝前面瞟了一眼,突然瞌睡就醒了。

“北柠?”

眸子瞪大,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她边上。

“你怎么在外面?”

元芩则是抿着嘴,不开心的盯着他,把沈遇陈看的直发毛。

“……”

这个女巫婆又在想什么鬼心思。

“小伙子,你住人家家里,脚得勤洗,鞋子得勤换啊。”

李队看出了元芩的不好意思,于是乎就替她接了这话茬。

“……”

北柠!

你TMD又散布什么谣言!

“那个警察叔叔,我先跟弟弟进屋了,再见啊!”

说着就拉着沈遇陈的衣服进了屋里,转身砰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屋里元芩跟沈遇陈大眼瞪小眼。

“你脚才臭!”

沈遇陈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的,看着元芩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吃了。

“我没说啊。”

元芩一摊手,表现的一脸无辜。

“我帮你了个大忙,你居然在这里污蔑我。”

“……”

“我可是帮你找到了替罪羊,没让你磕头表示感谢就已经很好了。”

说着踮起脚尖拍了拍小脸气得通红的少年,笑眯眯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北柠!

沈遇陈就这样盯着北柠的背影,恨不得把她拆骨入腹。

就这样北柠跟沈遇陈在相亲相爱的相处模式中过了几天,沈裘的案子判决结果就出来了。

警方在沈裘家检测出了他的指纹,而且她女友也说当天王霄回家,也就是那天晚上的变态浑身是血。

现在人证指纹都有,再加上李队那天晚上看到的一幕,很轻易的就给王霄定了罪。

王霄之所以二次伤害,全是因为沈裘赌钱赢了他不少,因为这个原因王霄夫妻两个大吵一架,加上他喝了点酒,于是就起了杀心,之后还顺走了家里贵重的物品。

而他女友看到他浑身是血的回家,自然就认为他杀了沈裘。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元芩开心的在心里给自己鼓着小掌,我真是个幸运的女孩。

果然善良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

“你还傻坐着干什么,你不打算去上学啦。”

姚雯走进客厅就看到目光呆滞的某人,又转头看了看已经准备好一切的沈遇陈,怒气就上升了一个点。

“夏家的车在楼下已经等很久了,你不要磨磨唧唧的。”

“我在等你们好吗?”

楚榆拎着边上的书包站了起来,抿着嘴巴无语的看着两人。

“是你们磨磨蹭蹭的带这又带那的。”

书评(463)

我要评论
  • &朵上带

    撞人的男生还特别横,他耳朵上带了个耳钉,头发有一撮是黄色的,就像是稻草一样。

  • 妆,男&跑来跑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好嘛,&心度美

    “我是在帮他好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这样你会被我打死的。”

  • 式小区&。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 搭理,&过她朝

    沈遇陈瞄了元芩一眼,不想搭理,直接绕过她朝前面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