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婕啊,你为什么要躲出来。”男人说话的了,他也没看元芩,不是又低头望着女人,笑容有点儿超级变态和疯癫。“对啊,大姐你为什么要躲在我身后。”“等着我,等我把这个丑女人杀了,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就再也没有也没人拦阻我们了。”“……”说着就举起来手里的二十厘米男人说话了,他没有看元芩,而是低下头看着女人,笑容有点变态和癫狂。。...

“阿婕啊,你为什么要躲起来。”

男人说话了,他没有看元芩,而是低下头看着女人,笑容有点变态和癫狂。

“对啊,大姐你为什么要躲在我身后。”

“等着我,等我把这个丑女人杀了,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就再也没有人阻拦我们了。”

“……”

说着就举起手里的三十厘米的刀砍了下来。

眼看元芩就是被劈成两半了,她把瓜子一扔,就从背后掏出一块板砖,一砖头就砸在了男人的太阳穴上。

男人顿时两眼冒金星,就连站都站不稳了。

“小姑娘!”

也在这时候,从楼上传来一道声音,而且还有点熟悉。

元芩偏头一看是白天的那个李队。

她把砖头一扔,就朝李队奔去,她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警察叔叔我好害怕啊。”

“这里有个变态拿着那么长的水果刀想要杀了我。”

元芩边说边比划刀的长短,为了逼真点,还偷偷抹了点口水在眼角边上。

“你看楼上的小姐姐就遭到了那个男人的毒手,你要是晚来一点我就死了。”

李队把元芩扶了起来,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抬头看了一眼满是伤痕的女人。

神色严肃的掏出qiang贴着墙就上了楼梯。

到了上面之后,他把女人扶了起来,正好看到男人扶着墙,手里拿着刀,上面还带着血,不停得摇头,时不时还翻着白眼。

元芩跟在李队后面,踮起脚尖看了两眼,随后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捡起刚刚扔在地上的瓜子开始磕起来。

“……”

你是认真的吗?

刚刚还很害怕的样子?

李队看了一眼元芩,随后举着qiang慢慢逼近,谁能想到了男人突然像发了疯似的开始狂砍。

“你们都想分开我和阿婕,你要你们变得跟沈裘一样。”

元芩动作一顿,抬眸之间,楼道里灯突然灭掉,一息之后突然又亮了,这次灯好了,不在一闪一闪的了。

而原本像发疯似的男人突然蜷缩的躲在角落里,手里的刀也扔在一边,嘴里不停呢喃着,“人不是我杀的,不是我……”

李队趁这个机会,把刀踢的远了些,随后就给男人戴上了手铐。

他架着男人走到元芩面前,眼中带着疑惑,“都凌晨了,你在楼梯道里干什么?”

不是他怀疑元芩,而是疑惑。

说起这个,元芩蹙起眉头,像是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妈睡觉打呼噜,我本来打算睡客厅的。”

“但沈遇陈的鞋子脱在客厅里可臭了,我睡不着就出来透透气。”

“我怕我会毒死在里面,一世英名毁于脚臭。”

“……”

李队有点同情的看了元芩一眼,随后看着地上的女人,抬头又看着她。

元芩读懂了他眼里的意思,她道,“好像是小两口。”

“嗯。”

李队点了点头,随后掏出手机就给同志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们马上过来。

“小姑娘你刚刚是不是拿了块砖头啊。”

李队突然想起什么,刚刚灯光闪的眼睛疼,但隐隐约约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手里拿了块砖头。

书评(473)

我要评论
  • “打他&打人还

    “打他就打他还需要理由嘛,难道打人还要挑日子啊,我管他可不可怜,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 很快又&收了视

    沈遇陈抬眸看了元芩一眼,很快又收了视线,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疏离。

  • 说着就&掐住了

    说着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扔到了地上,少年趴在地上不停咳嗽。

  • 了,说&看着元

    他们被这波操作吓傻了,说起话来都有点结巴,看着元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般。

  • ,马上&就是反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