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遇陈脖子一梗,准备刚究竟,“我有阿姨跟叔叔你特别注意点。”“……”我要不然下了决心搞死你,那对夫妻又能做什么!智障!元芩不屑冷哼一声,不屑中带着几分嘲弄。“你要有这个时间,但是好好的想一想怎么找人背锅吧。”“很较为明显你的父亲大人,被人二次造成伤害了。”“……”。...

沈遇陈脖子一梗,打算刚到底,“我有阿姨跟叔叔你注意点。”

“……”

我要是下了决心弄死你,那对夫妻又能做什么!

智障!

元芩不屑冷哼一声,轻蔑中带着几分嘲弄。

“你要有这个时间,还是好好想一想怎么找人背锅吧。”

“很明显你的父亲大人,被人二次伤害了。”

“这个人他肯定跟你的父亲大人有深仇大恨。”

“找他来背锅在合适不过了,这件事情不早落实,就容易出变故。”

“哼。”

沈遇陈抓了一把瓜子,随后在楚榆对面坐了下来。

“你说倒是轻巧,哪有那么容易。”

“这事有我呢,不用操心,你只要乖乖给我当个好人就行。”

“要是敢做坏事我就弄死你。”

说完威胁似的朝他伸出手,慢慢手紧成拳,发出格格的声音。

“……”

暴力女!

夜,来的很快,半个月亮斜挂,星星在闪烁着,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地上,放眼望去,灯光朦胧。

此刻楼道里忽明忽暗,楚榆站在门口,对门已经贴上了封条,拉起了警戒线。

她垂了垂眼睑,手自然的垂在两侧,手指有节奏的轻敲着大腿。

似笑非笑的盯着前面,可怕且诡异。

厚重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显得阴森恐怖。

摆完pose,元芩扶着楼梯就打算下楼去保安室偷偷看一下监控。

“啊!”

可是还没有下一层,就听到了楼上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声音凄惨刺骨。

接着从楼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随后就看到一个女人浑身是血的从楼上逃了下来。

她面色如土,不停得往后看着,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人或者东西追她般。

元芩扶着楼梯上的手,感觉到了一阵震动,同时楼上也传来了咚咚的声音。

“……”

不会吧。

躲过沈遇陈,又来一个变态嘛!

女人一身白裙子,上面血迹斑斑,泪水跟血混在一起,她躲在楚榆后面,拉着她的衣服,探出半颗头,惊恐的盯着楼上。

“大姐大姐,你松松手……”

元芩想要把衣服拉出来,奈何这个大姐拉的实在太紧,怎么也扯不出来。

“楼上有人要杀我。”

“救救我救救我!”

“求你,救救我。”

元芩看了一眼,小脸吓得惨白的女人,“不是呀大姐,我怎么救你啊,我自身难保哎。”

“你死可以,但是我不想继续重刷啊。”

“救救我,救救我……”

女人重复念着这三个字。

“看来是被吓神经了。”

元芩吐槽一句,刚一抬头,就看到了男人同样浑身是血的站在台阶上,就这样直勾勾的望着两人。

楼道里的灯一闪一闪的,照的男人身影若隐若现的,灯每灭一次,他就下一步台阶,慢慢逼近楚榆。

“……”

垃圾!

元芩掰开女人的手,把她推到男人面前,退后一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瓜子,竟然心颇好的嗑起来。

“不要不要……”

女人再一次躲到了元芩后面蹲了下来,用手捂住了耳朵。

“……”

大姐你在掩耳盗铃嘛!

书评(96)

我要评论
  • 他人都&抬头看

    周围其他人都要吓死了,元芩淡定的蹲了下来,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随后抬头看着少年的同伙们,“你们不打算说对不起嘛?”

  • 走过来&泛着迷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 都有点&看着元

    他们被这波操作吓傻了,说起话来都有点结巴,看着元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般。

  • &这个人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 在帮他&的。”

    “我是在帮他好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这样你会被我打死的。”

  • ,冲上&。”

    “以后见到我绕道走,不要像活腻了一样,冲上来找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