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里元芩坐着,手里拿着把瓜子,悠闲自在的磕着。“你刚太也没礼貌地了。”姚雯忆起刚元芩行为,气不打一处来,嘴巴紧紧地抿着,目光就这样死死地盯着她。“我实话照实而已。”元芩把嗑瓜子的动作停了停,抬起头望着对自己一脸失落的姚雯。“切记见人就掏肝掏肺的好“你刚刚太没有礼貌了。”。...

客厅里元芩坐着,手里拿着把瓜子,悠闲的磕着。

“你刚刚太没有礼貌了。”

姚雯想起刚刚元芩行为,气不打一处来,嘴巴紧紧抿着,目光就这样死死盯着她。

“我实话实说而已。”

元芩把嗑瓜子的动作停了停,抬头看着对自己满脸失望的姚雯。

“不要见人就掏心掏肺的好,你这样会吃亏的。”

“吃什么亏,就算吃点亏又能怎么样,老话说得好吃亏是福。”

“那只能祝你吃个饱了。”

“你这孩子……”

听到这里北瀚也有点不满了,最后他只是微微叹口气。

“爸爸知道这件事没跟你商量你心里难受了。”

“但你妈妈说的对,邻里之间就应该互帮互助嘛。”

“说得对说得对。”

元芩不想再争辩下去,敷衍的点着头。

“你们永远是最棒哒!”

说着还对两人竖起了大拇指。

“你今天绝对是吃错药了。”

姚雯看着这样的女儿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

总觉得话多了好多,嘴皮子耍的也贼溜。

她看了元芩一眼,随后又把目光落在了沈遇陈身上,眼眸温和慈善,“我去给遇陈整理一下床铺,老北你跟我一起。”

北瀚点点头,不慌不忙的跟在姚雯后面。

很快客厅就剩下了元芩跟沈遇陈大眼瞪小眼,楚榆瞅了他一眼,继续嗑瓜子。

见夫妻两人都不在了,沈遇陈也不装了,眼光斜挑暗暗注视着楚榆,冷哼一声。

“你刚刚为什么一直针对我。”

“我没有针对你。”元芩把瓜子壳扔在垃圾桶里,“你为什么要来我家。”

“我没地方住呀,我不住你家我住哪里,我们是盟友啊,你不可以这样的。”

“谁跟你是盟友。”

元芩翻了个白眼,差点要被对方的话给笑死过去。

“我会跟一个成天到晚想要杀死我的人成为盟友?”

“你的智商也真是够朴素的,你长那么大的脑袋就是为了显高是不是。”

“……”

这个人说话实在是招人讨厌。

心底涌起烦躁,特别想把这个女人给撕成碎片。

“你……”

“别跟我说话,我有洁癖。”

“……”

啊啊啊!

真的好想马上弄死她!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嘴角露出和善的微笑,略带着几分诡异。

“我真的没有想要杀你。”

“你说得话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

我忍!

“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要杀你,我把你放在心里还来不及呢。”

元芩皱着眉,偏头嫌弃的看着沈遇陈,差点没把晚饭吐出来,“恶心巴拉的,你给死开点。”

“在家里的时候你给我尽量收着点,要不然我连全尸都不给你留。”

“你这是接受我了嘛,真开心。”

说着就露出了一排大白牙,看得元芩满头黑线。

“你给我多做善事,要是你哪天又弄死了什么人,我就送你去见你爸爸。”

“我很少骂人,全是因为我动手能力比较强,你懂得。”

说着就对着沈遇陈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书评(245)

我要评论
  • 头看了&沈遇陈

    元芩低头看了一眼草坪上的沈遇陈,又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块白布盖在了他脸上,淡淡的对着昏迷的沈遇陈说了句不客气之后就走了。

  • 掐住了&,少年

    说着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扔到了地上,少年趴在地上不停咳嗽。

  • 也不看&前面是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道今天&什么。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 驯的盯&。

    元芩加快速度,拦住了他的去路,桀骜不驯的盯着他,像极了女流氓欺负良家少年。

  • 僻,大&户都是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 要你跟&我去补

    “没有为什么,就是要你跟我去补课,问东问西问那么多,神烦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