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家里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能不能够有点儿怜悯心。”姚雯望着自家女儿说话的简单轻松,神情一脸淡漠的样子,心里有点儿不喜。她望着元芩,用教育的口味说着,“小柠,也不是妈妈说你,做人做事不能够这个样子。”“最最起码的怜悯心是要有的,邻里之间能帮就帮一帮。”“……”姚雯看着自家女儿说话轻松,神情一脸冷漠的样子,心里有点不喜。。...

“人家家里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姚雯看着自家女儿说话轻松,神情一脸冷漠的样子,心里有点不喜。

她看着元芩,用教育的口味说着,“小柠,不是妈妈说你,做人不能这个样子。”

“最起码的同情心是要有的,邻里之间能帮就帮一帮。”

“……”

老妈啊,他可是前世杀死你女儿的凶手啊。

元芩被姚雯天真打败了,她朝后一靠,“我没有落尽下石就已经很好了。”

“哎你……”

姚雯还想教育两句门被敲响。

“有人在家吗,是不是你们报的警。”

“来了来了。”

元芩赶紧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就把门打开了。

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叔叔,楚榆通过间隙看到法医还有其他警察叔叔进了沈遇陈家里。

有几个甚至在墙角狂吐起来。

“……”

这承受能力可真差,还不如屋里那个两面派呢。

屋外的两个警察蜀黍看到是个孩子开门有点惊讶。

“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

很快姚雯也走了过来,她把元芩拉到后面,心有余悸看着警察。

“是我报的警。”

“你们是什么时候看到死者的。”

“我们看到屋里这一幕之后就马上报警了。”

元芩接话,她抬头看着两个警察。

“就是我跟沈遇陈,也就是死者的儿子出去散步回来的时候,沈遇陈一开门就看到了这一幕。”

“我被吓到了就尖叫了一声,然后我爸妈就出来了。”

“他们看到屋里都是血,就赶紧报警了。”

“要是我没把沈遇陈叫出去,估计今天他也会躺在那里了。”

元芩这番话找不出什么漏洞,对面的两人似乎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皱着眉一筹莫展。

“两位叔叔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我妈吓得都要搬家了。”

“……”

沈遇陈看到睁眼说瞎话的元芩,默默翻了个白眼。

“一定会的。”

其中一个警察摸了摸元芩的头,安慰道,“你们也要好好呆在家里,没什么事情就不要出来了。”

“李队。”

这时屋里的法医走了出来,他全副武装带着脚套跟头套,他把口罩摘了下来。

“怎么样?星安”

李队转过身子,看着出来的星安。

男子眉目星河,长得很好看,身上带着独有高傲的气质。

不知道是不是元芩的错觉,总觉得他往这么瞟了一眼。

“死者死亡时候应该是在四点到六点之间。”

“你们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嘛?”

李队看着楚榆一行人。

“没有。”元芩摇了摇头,她抬头看着姚雯,“妈妈,你有听到什么嘛?”

“也什么大动静,跟平时差不多。”

姚雯努力回想着,“沈裘经常打孩子,要说动静的话只有这个了。”

李队皱着眉,他看了一眼躲在楚榆后面的少年,看着他脸上青紫,新伤旧伤都有。

“你爸打的吗?”他问。

沈遇陈有点害怕的拉住了元芩的衣服,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

“……”

演戏就演戏,扯她衣服干什么!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了一个&走过来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 &家少年

    元芩加快速度,拦住了他的去路,桀骜不驯的盯着他,像极了女流氓欺负良家少年。

  • 也不看&点摔了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头看了&盖在了

    元芩低头看了一眼草坪上的沈遇陈,又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块白布盖在了他脸上,淡淡的对着昏迷的沈遇陈说了句不客气之后就走了。

  • 子啊,&我管他

    “打他就打他还需要理由嘛,难道打人还要挑日子啊,我管他可不可怜,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