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信他个鬼啊。”元芩突然出声,慢悠悠的走了出,眯着眼睛盯着沈遇陈,面色有点儿不悦。“阿姨!”沈遇陈望着元芩的脸,随即迟疑了一秒钟,随即眼泪流了下去,他再一次奔溃了。“……”真tmd会演。“小柠。”姚雯松绑沈遇陈,转向拉住了他的手,她后转身盯着元芩突然出声,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眯着眼睛盯着沈遇陈,面色有点不善。。...

“你信他个鬼啊。”

元芩突然出声,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眯着眼睛盯着沈遇陈,面色有点不善。

“阿姨!”

沈遇陈看着元芩的脸,先是停顿了一秒,随后眼泪流了下来,他再一次崩溃了。

“……”

真tmd会演。

“小柠。”

姚雯放开沈遇陈,转而拉住了他的手,她转身盯着楚榆一脸不喜。

“他刚刚失去了爸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

“不安慰就算了,还开口怼他。”

“……”

元芩抿着嘴,靠在墙上,满脸无奈,似乎没有反驳的意思。

沈遇陈低着头,像是抓到什么把柄一样,嘴角勾了勾,恰好被元芩捕捉到这一幕。

“……”

真想弄死他!

你最好确保接下来不做出格的事情,要不然就送你去见爸爸!

“那赶紧让他进屋休息一下吧。”

元芩看着母子情深的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话落之后就进了家里。

站在外面的沈遇陈露出了胜利者迷之微笑。

元芩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猛得一回头,沈遇陈笑容瞬间就僵住了。

她做了抹脖子的动作之后,大跨步的走了进去。

元芩四人坐在客厅里,沈遇陈挨姚雯很近,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他时不时抬头用害怕的目光盯着楚榆,气得她差点跳起来弄死他。

“别害怕,有阿姨在呢。”

姚雯安慰似的敲着沈遇陈的手背。

“哎,也不知道是谁,这得有多大的仇啊,跑到人家屋里来杀人。”

姚雯又开始念叨起来。

“这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啊,到底是谁啊。”

她抬头看着北瀚,皱着眉头,带着害怕,“要不然我们搬家吧,就在对面怪不吉利的。”

“能搬到哪里去。”

北瀚心里也犯怵,虽然他也很想搬走,但是家庭条件不允许啊。

“不用搬家的,风水什么的都是老一辈的迷信。”

元芩看着父亲两人都拉着脸,他们神情不是很好,很显然是被吓到了。

“这种东西还是很灵的。”

姚雯似乎很信这种东西。

“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沈遇陈的事情好了。”

元芩见对方一直扯风水的事情,赶紧换了一个话题。

“也对。”

姚雯看了看边上的沈遇陈,又露出了心疼的目光,眼眶又开始泛红。

“真是可怜的孩子。”

“要不然你今天就住我们家好了。”

“妈。”

元芩叫了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我们家就75个平方,两个房间,你是让他睡沙发,还是跟我睡啊。”

“瞎说什么。”

姚雯被惊到了,瞪她一眼。

“当然是跟你爸爸睡喽,我跟你睡啊。”

“我喜欢一个人睡,所以他还是睡沙发好了。”

“等过几天他家处理好了,就让他回家睡,也就几天的事情。”

“凶宅哎。”

姚雯蹙了蹙眉,双眸中带着不赞同。

“你让人家去住凶宅,你怎么忍心啊。”

“这有什么的。”元芩被姚雯的言论给震到了,叹了口气,“那是他家啊,他自然要回去的。”

“再说了他是成年人了,可以照顾自己了。”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他摁在&少年,

    元芩二话没说,直接反手把他摁在了课桌上,她笑嘻嘻的看着少年,“找死啊小子。”

  • &会发生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 笑眯眯&们,“

    周围其他人都要吓死了,元芩淡定的蹲了下来,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随后抬头看着少年的同伙们,“你们不打算说对不起嘛?”

  • “打他&怜,跟

    “打他就打他还需要理由嘛,难道打人还要挑日子啊,我管他可不可怜,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 翻北柠&,马上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