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雯被搞得一头雾水,刚想走进来看几眼,却被了吐出完的北瀚拉住了手臂,他好像还有点儿难受啊,眉头紧紧地皱着。“切记进来。”他吐出这四个字。好像又想出来里面的场景,那种感觉又上去了,但想起元芩在厕所里,又给咽了一直这样。“怎么啦?”姚雯更为迷迷糊糊了,一个“不要进去。”。...

姚雯被搞得一头雾水,刚想走进去看一眼,却被已经吐出完的北瀚拉住了手臂,他似乎还有点难受,眉头紧紧皱着。

“不要进去。”

他吐出这四个字。

似乎又想起来里面的场景,那种感觉又上来了,但想到元芩在厕所里,又给咽了下去。

“怎么啦?”

姚雯更加迷糊了,一个两个的,怎么吐出这样。

“死相太恐怖了。”北瀚用手顺了顺胸口,总算是缓和了一下,“你胆子小,我怕你做噩梦。”

“好吧。”

姚雯点了点头,毕竟看死人这种事情挺触霉头。

“遇陈赶紧出来吧。”

“等会警察就来了,不要伤心了。”

“警察会给你爸一个公道的。”

姚雯站在门口喊着,她是真心疼这个孩子,娘跟人跑了,爹又不疼的,不仅不疼还经常打骂。

沈遇陈像是真的被打击到了,跪在地上垂着头一声不吭,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这副故作坚强的模样,让姚雯看了更加心疼了,她想要进去,元芩把他拉出来。

“妈,我来。”

在厕所里听动静的元芩,赶紧跑了出来,拉住了姚雯,北柠母亲要是看到这副场景,估计能当初昏过去。

说着错开她就走了进去,经过第一遍打量,元芩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她走到沈遇陈边上,没有抬头看里面的那摊肉泥,而是弯腰拍了拍对方肩膀。

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差不多得了,再演就过了。”

“你懂什么!”

沈遇陈突然对着元芩大吼,眸子充血,眼泪还在他眼眶里打转。

血液在太阳穴里发疯似地悸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炸开了。

“……”

要死啊!

不按剧本来!

当心我炒你鱿鱼!

“虽然我爸对我不好。”沈遇陈吸了吸鼻子,“但他毕竟是我爸,你要我怎么节哀。”

他勃然变色,眼珠瞪跟拳头一样大,就这样死死盯着元芩。

“……”

这还带自己加戏的啊!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多难受,你就让我不要难过。”

“怎么可能,死掉的那个可是我爸。”

元芩拿出纸巾擦了擦手,站直,笑眯眯的盯着他,随后用手指着屋里的男尸。

“他的脸都成那样了,你一下子就认出来啦?”

叫你不按剧本来,叫你乱加戏。

“我……”

沈遇陈一下子没办法接上来,所以哭的更惨烈了,眼泪就像不要钱一样往下掉。

“小柠,不要瞎闹!”

此时一直在外面观察的姚雯开口了,她站在门口望着里面两人一举一动。

“那是人家爸爸,遇陈怎么会认不出。”

“阿姨。”

元芩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边上的沈遇陈就冲到了姚雯的怀里,开始大哭起来。

“我真的好难过,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

“我没有亲人了,以后该怎么办啊。”

姚雯嗔怪的看了盯着元芩一眼。

随后轻轻拍着沈遇陈的肩膀,轻声细语道,“以后阿姨就是你的亲人,不要难过了。”

“阿姨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来了,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已经有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庞,浑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 芩淡定&嘛?”

    周围其他人都要吓死了,元芩淡定的蹲了下来,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随后抬头看着少年的同伙们,“你们不打算说对不起嘛?”

  • ,少年&上不停

    说着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扔到了地上,少年趴在地上不停咳嗽。

  • 元芩加&。

    元芩加快速度,拦住了他的去路,桀骜不驯的盯着他,像极了女流氓欺负良家少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