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遇陈硬生生扯起笑,对着元芩道,“包庇所以也会蹲监狱吧。”“没事儿啊。”元芩无简言之的摊开手,一点儿都不惧,“你也不是说我是妖精嘛,我当然能全身而退的。”说着就大摇大摆的朝前面走去,沈遇陈心里又给元芩记上了一笔。回家的时候,一切都像他们饭后散步之后“没事啊。”元芩无所谓的摊开手,一点都不惧,“你不是说我是妖精嘛,我肯定能全身而退的。”。...

沈遇陈硬生生扯起笑,对着元芩道,“知情不报应该也会坐牢吧。”

“没事啊。”元芩无所谓的摊开手,一点都不惧,“你不是说我是妖精嘛,我肯定能全身而退的。”

说完就大摇大摆的朝前面走去,沈遇陈心里又给元芩记上了一笔。

回到家的时候,一切都像他们散步之前的模样,元芩站在门口沈遇陈站在她边上。

“开门去。”

元芩盯着傻站着的沈遇陈,暗自扶额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沈遇陈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去了。

“啊!”

“……”

他刚打开门还没来及反应,就被背后这一嗓子吓掉了半条命。

“怎么了?”

在这时对门的姚雯跟北瀚听到自家女儿的尖叫声,赶紧冲了出来,他们关切的看着元芩。

“里面……里面都是血……”

元芩眼里带着一点害怕,脚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呼吸也越发粗。

她吓得小脸就像是被七八种颜色染的,一搭儿红一搭儿青。

沈遇陈怎么是在一边目瞪口呆看着,目光里带着少许不可置信。

挺会玩啊!

“爸!”

看到对方演的这么投入,沈遇陈也不甘示弱,他直接把门一推,大跨步跑了进去。

“爸!”

他在房间门口跪了下来,满脸悲伤,鼻子一酸,两行泪珠滚下双颊。

姚雯跟北瀚对视看了一眼,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去打电话报警,另一个则是进了沈遇陈家,打算去看一下情况。

“小柠,赶紧进去。”

去隔壁打探情况的北瀚拍了拍楚榆的肩膀,说完就进了沈遇陈家。

他走到沈遇陈边上,低头看了看他,随后把视线放到了前面。

瞬间他觉得肚子翻江倒海起来,头昏目眩的,一股不可压制的力量由下往上冲涌。

沈父死相实在是太难看了,他肚子被扎的肠子都流了出来,血淌了一地,眼珠子被挖了出来,扔在了一边。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他捂着嘴走了出来,跑到了洗手间开始狂吐起来。

“……”

不至于吧。

元芩转头看了一眼北瀚的动作,她收回视线,恰好看到沈遇陈也在看她,表情似乎有点古怪。

元芩也不管,直接走了进去,她看了看客厅里,比之前走的时候多了许多血脚印。

抽屉全部被拉开,整个客厅被翻的很乱,像进贼了般。

她打量了一会,走到了沈遇陈边上,看着沈父已经没了人样

甚至可以用肉泥来形容,身上没有一处肉是完整的。

走之前他可不是这样色儿的。

元芩踢了一下边上的沈遇陈,像是在询问是不是你补刀了。

沈遇陈则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你有替罪羊了。”

元芩说完这一句,就装作呕吐的样子飞奔而出,正好撞到了刚打好报警电话的姚雯。

“怎么啦?”

“里面……”

元芩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指着屋里,忽然又想起什么开始进去狂吐起来。

“……”

而里面的沈遇陈则是抽了抽嘴角,装的可真够像的,要不是因为他知道真相,还真tmd的就信了。

书评(160)

我要评论
  • “打他&,难道

    “打他就打他还需要理由嘛,难道打人还要挑日子啊,我管他可不可怜,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 地,拍&都不带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 ,而罪&子。

    沈遇陈还没有走多远,就倒在地上,而罪魁祸首就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根小臂粗的棍子。

  • 她翻了&派沈遇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