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芩叹口气,稍显无可奈何,语重心长的说着,目光里带着慈祥。“我这可是为了你好,等过几年你走上社会。”“除了更狠毒的话,到时候有的你受的。”“……”他们而已狠毒,你tmd是有病。元芩把对方的小眼神看在眼里,但依旧叹冷气,一副长辈的模样,苦口婆心说“我这可是为了你好,等过几年你走上社会。”。...

元芩叹口气,略显无奈,语重心长的说着,目光里带着慈爱。

“我这可是为了你好,等过几年你走上社会。”

“还有更恶毒的话,到时候有的你受的。”

“……”

他们只是恶毒,你tmd是有病。

元芩把对方的小眼神看在眼里,但依旧叹冷气,一副长辈的模样,苦口婆心说着。

“这些话呢,外人是不会跟你说的。”

“只有亲爸亲妈才会提点你两句,我是把你当亲儿子看待。”

“……”

妈蛋,占他便宜!

早晚有一天弄死她!

沈遇陈扯起僵硬的微笑,偏头看着她,“阿姨,你是老妖精附体了吗?”

元芩也不甘示弱,阴恻恻露出一个笑容,“我要是被老妖精附体了,第一个就吃了你。”

“我爸爸说我是个灾星,阿姨你吃了我,你会不会变倒霉啊。”

元芩笑嘻嘻的回了一句,“没关系,我一直都很倒霉。”

“……”

沈遇陈气结。

这个北柠无时无刻不在挑战他的底线,真的好想一巴掌扇死她。

眼前这个北柠给人的感觉很奇怪,虽然他们之前接触不多。

但他也知道隔壁北叔叔的女儿是一个话不多,很文静,甚至有点软弱的小姑娘。

但是眼前这个东西似乎有点不一样,他可记得刚刚见到那个男人尸体的时候,她脸色都没变一下。

莫非真的被什么妖魔鬼怪上身了,要不要找个大师把她抓走。

“你又在骂我吧。”

元芩标志性的阴沉沉的声音响起,沈遇陈没有看他,但也感觉到了一股子凉意。

沈遇陈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脏,听说妖怪都可以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不会真的遇到了精怪了吧。

随后看了楚榆一眼,“你为什么总觉得我在骂你呢?”

“你帮我洗脱嫌疑,你是我的恩人,我怎么会骂你。”

“睁眼说瞎话。”

元芩看着对方的小动作,嗤笑一声,总觉得这个沈遇陈智商不咋地。

“你不觉得你很愚蠢嘛?”

“……”

真的好想把这个妖精弄死。

他哪里蠢了,他年年都是第一好哇啦!

不知天高地厚的死妖精,早晚有一天找高人把你灭了。

呵呵哒!

元芩摸了摸口袋里的那把小刀,很不得给身侧之人来上一击,好让他早登极乐。

“时间差不多了。”

元芩看着太阳落得差不多了,西边一片火红,夕阳的余晖撒在地上,让人忍不住驻足观看。

盛夏被卷走最后一丝暑气,沈遇陈擦了擦额角的汗,因为走了太久,他已经满头大汗。

白色的T恤也被汗水浸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诱人的肌肉。

元芩此刻变回正常,表情严肃,瞟了一眼某个傻子。

“等会回去就报警,要是问起你,你就说跟我在一起。”

“一回家就看到了这一幕,你不能表现很伤心,因为周围邻居都知道你爸爸对你不好。”

“你要是表现的太过于难受会被怀疑的,到时候你就得坐牢了。”

“……”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说话不讨喜成这样!

真想马上弄死她!

书评(90)

我要评论
  • ,不要&。”

    “以后见到我绕道走,不要像活腻了一样,冲上来找打。”

  • 怜,跟&我有半

    “打他就打他还需要理由嘛,难道打人还要挑日子啊,我管他可不可怜,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 &他的裤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 看着元&洪水猛

    他们被这波操作吓傻了,说起话来都有点结巴,看着元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般。

  • 撞人的&特别横

    撞人的男生还特别横,他耳朵上带了个耳钉,头发有一撮是黄色的,就像是稻草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