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芩先他一步到了外面,她靠着墙,实则很有足够的耐心的等着磨一磨唧唧的某人。沈遇陈出后,直勾勾盯着元芩,突然会觉得后脑勺疼得很厉害。早晨的时候这个姑娘打他这击肯定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恍惚间间他都要我以为他要离开了这个的美丽的世界了。元芩也没说话的,而已走到他边上沈遇陈出来之后,直勾勾盯着元芩,突然觉得后脑勺疼得厉害。。...

元芩先他一步到了外面,她靠着墙,看似很有耐心的等着磨磨唧唧的某人。

沈遇陈出来之后,直勾勾盯着元芩,突然觉得后脑勺疼得厉害。

早上的时候这个姑娘打他这击绝对用了十成十的力气。

恍惚间他都要以为他要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了。

元芩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他边上把门给关上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包湿巾随后递给了沈遇陈。

“擦一擦吧。”

沈遇陈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接过。

“等会跟我多去外面逛逛,多在监控下面活跃一下,洗起嫌疑来也方便些。”

“为什么?”

沈遇陈停住了擦拭的动作,目光紧紧的盯着元芩,不肯放过对方一丝微表情。

“你问题有点多哎。”她表情有点不耐烦,眉头紧皱,“要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我早就弄死你了。”

“……”

沈遇陈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对方是因为这个原因帮助自己的,表情有点呆。

“因为我的脸嘛?”

“是的呢。”元芩勾起一个笑,却很勉强,“除了这个你觉得还能有什么。”

“那我得感谢我的脸救了我一命喽。”

他笑了,就连语气里都染上了愉悦,比之前少了疏离感。

“不,是我感谢你的不杀之恩。”

元芩夺过对方手里的湿巾,先一步朝下面走去。

沈遇陈则是站在原地不动,过了好久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才慢慢悠悠的跟在她后面。

他加深了之前的那个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透着几丝邪气。

走在前头的元芩抖了抖身子,总觉得今天这楼道有点阴冷,她低头看了看带血的湿巾,一捏一松就变成了灰烬。

正值傍晚,余热还是没有散去,元芩双手插在兜里,静静的站在一单元门口,没过多久沈遇陈也出来了,他已经换上一身新的衣服。

磨磨唧唧的站在元芩边上,侧头对着她露出一个笑容,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样看着她。

“信不信我送你去见你爸爸。”

元芩慢慢偏过头,她的眸子通透而明亮,但却带着很浓的疏离。

“你跟在我后面一起出去散步,减轻别人对你的怀疑,要是在敢看着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我好怕呀。”

沈遇陈淡然一笑,没有把元芩的话放在心上。

“……”

这个臭小子在挑衅他。

早晚有一天弄死你。

“怕就好。”

元芩撂下这句话之后,就开始慢慢悠悠的散步。

沈遇陈笑容越发诡异起来,眼神更加的阴沉,他舔了一下嘴唇,随后跟上了元芩。

“听说你这个学期要去圣樱读书,这样也好我们就是同学了。”

“你要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可以来问我,我每年都是第一。”

元芩偏头看了某人一眼,总觉得他怪怪的,好像是哪根筋搭错了一下。

过了会,她摇了摇头,“没事,我自己可以。”

“这是拒绝吗?”

沈遇陈语调里带了委屈,可怜兮兮的看着楚榆。

“我们可是有共同秘密的。”

“那是你的秘密,你要是再这么作,我就告密去,到时候我一定去请教你。”

书评(344)

我要评论
  • 沈遇陈&搭理,

    沈遇陈瞄了元芩一眼,不想搭理,直接绕过她朝前面走去。

  • 腰拎起&都不带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