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衍非常柔和有礼,抱拳喊了声“凌五爷”。凌五爷颇有些受宠若惊:“卫御医真的太过客套了,我虚长你几岁,你叫我一声凌五哥就行了。”卫衍去年二十四,凌五爷比卫衍年青了六七岁。凌五爷也没官职他身,卫御医是卫昭仪的胞弟,又是正儿八经的官身,医术精湛名震京凌五爷颇有些受宠若惊:“卫太医实在太过客气了,我虚长你几岁,你叫我一声凌五哥就行了。”。...

卫衍十分温和有礼,拱手喊了声“凌五爷”。

凌五爷颇有些受宠若惊:“卫太医实在太过客气了,我虚长你几岁,你叫我一声凌五哥就行了。”

卫衍今年二十四,凌五爷比卫衍年长了八九岁。凌五爷没有官职在身,卫太医是卫婕妤的胞弟,又是正经的官身,医术高超名震京城。

不管哪一个身份,

书评(209)

我要评论
  • 氏既兴&张。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低语道&就行了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