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早上,凌五爷喝的酩酊大醉。被丫鬟春杏扶着着回了屋子短暂休息。前一日,凌静姝就闻听了春杏被凌五爷收楼的“喜讯”。闻听此事,凌静姝也没半点惊诧,只讥笑的笑了一笑。凌五爷是倜傥名士,在定州经常和“志趣气味相投”的好友去青楼画舫喝酒做乐,“红颜知己”不知道隔日,凌静姝就听闻了春桃被凌五爷收房的“喜讯”。。...

当天晚上,凌五爷喝的酩酊大醉。被丫鬟春桃搀扶着回了屋子休息。

隔日,凌静姝就听闻了春桃被凌五爷收房的“喜讯”。

听闻此事,凌静姝没有半点诧异,只讥讽的笑了一笑。

凌五爷是风流名士,在定州时常和“志趣相投”的好友去青楼画舫饮酒作乐,“红颜知己”不知有多少。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将要见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进了太&一起行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