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的神色变了又变,听见再后来,更是一脸惊讶骇然不己。怪严禁阿姝对卢家兄弟全无好感。怪严禁阿姝要始终坚持到京城来。怪严禁阿姝对皇太孙和燕王都避而远之。原来是,阿姝竟患上了这样的怪病。他偏偏是她最更亲近的人,却如此一时疏忽大意,竟始终浑然不察……“阿姝,”怪不得阿姝对卢家兄弟全无好感。。...

凌霄的神色变了又变,听到后来,更是满脸震惊骇然不已。

怪不得阿姝对卢家兄弟全无好感。

怪不得阿姝要坚持到京城来。

怪不得阿姝对皇太孙和燕王都避而远之。

原来,阿姝竟患上了这样的怪病。他明明是她最亲近的人,却如此疏忽大意,竟一直浑然不察……

“阿姝,”

书评(341)

我要评论
  • 到太子&张。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凌静姝&就行了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