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殿里。卫昭仪胶着焦躁地等了老半天,凌静姝才回去。当卫昭仪看见凌静姝时,不由一惊:“阿姝,你在椒房殿里遇上什么事了?怎么会突然间换了身衣服回去?”凌静姝走的时候穿的可也不是这一件衣裙。不只是换了衣裙,凌静姝的面色也有些遮盖忍不住的惨白。肯定是发卫婕妤焦灼不安地等了半天,凌静姝才回来。。...

凌波殿里。

卫婕妤焦灼不安地等了半天,凌静姝才回来。

当卫婕妤看到凌静姝时,不由得一惊:“阿姝,你在椒房殿里遇到什么事了?怎么会忽然换了身衣服回来?”凌静姝走的时候穿的可不是这一件衣裙。

不止是换了衣裙,凌静姝的面色也有些遮掩不住的苍白。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书评(137)

我要评论
  • 到太子&言的紧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悄悄对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