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见过昭仪娘娘,没见过安雅公主!”凌静姝笑吟吟施礼。卫昭仪笑吟吟地亲自动手扶着起凌静姝:“凌小姐无须这般拘礼,快些平身。”安雅公主是一脸笑容:“是啊,快些坐定说话的。”各自分了宾主坐定后,卫昭仪又盼咐内侍和宫女都退下。殿内只留了新云侍候茶水,说话的也卫婕妤笑吟吟地亲手搀扶起凌静姝:“凌小姐不必这般多礼,快些平身。”。...

“见过婕妤娘娘,见过安雅公主!”凌静姝含笑行礼。

卫婕妤笑吟吟地亲手搀扶起凌静姝:“凌小姐不必这般多礼,快些平身。”

安雅公主也是一脸笑容:“是啊,快些坐下说话。”

各自分了宾主坐下后,卫婕妤又吩咐内侍和宫女都退下。殿内只留了新云伺候茶水,说话也能轻松自在些。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是第一&。”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 妃,孙&言的紧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