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后了午膳后,卫昭仪笑着对安雅公主地说:“安雅,你身子还没一片大好,快些回寝室歇着。”安雅公主扯着卫昭仪的袖子撒娇卖萌:“母妃,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月,都快闷死了。昨天很难得舅舅也在,你就给我在这儿待会说说话的吧!”卫昭仪基本上是立马就心肠软了:“罢了罢了,安雅公主扯着卫婕妤的袖子撒娇:“母妃,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月,都快闷死了。今天难得舅舅也在,你就让我在这儿待会儿说说话吧!”。...

用完了午膳后,卫婕妤笑着对安雅公主说道:“安雅,你身子还没大好,快些回寝室歇着。”

安雅公主扯着卫婕妤的袖子撒娇:“母妃,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月,都快闷死了。今天难得舅舅也在,你就让我在这儿待会儿说说话吧!”

卫婕妤几乎是立刻就心软了:“罢了罢了,你想留下就留下。”又对着卫衍无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到太子&有些难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子府,&:“见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