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皇后面容柔媚,神色慵散。衣襟稍稍有些组织松散,露着纤细嫩白的脖子,别有一番抚媚。再配上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足已令所有男人神魂颠倒。卫衍面不改色地应道:“皇后娘娘凤体贵重的礼物,微臣怎敢随意触碰。但是让人取一根丝线来系在手腕上,微臣用丝线来号脉只需。卫衍面不改色地应道:“皇后娘娘凤体贵重,微臣岂敢随意碰触。还是让人取一根丝线来系在手腕上,微臣用丝线来诊脉即可。”。...

徐皇后面容娇媚,神色慵懒。衣襟略略有些松散,露出修长白嫩的脖子,别有一番妩媚。再配上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足以令所有男人神魂颠倒。

卫衍面不改色地应道:“皇后娘娘凤体贵重,微臣岂敢随意碰触。还是让人取一根丝线来系在手腕上,微臣用丝线来诊脉即可。”

徐皇后轻笑一声,妙目落在卫衍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想到即&言的紧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进了太&。”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