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衍也没留心到玄参的惊异,他的眼中仅有那两个较为立于的少年男女身影。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的,没办法看见凌静姝的背影,皇太孙的神色却清清楚楚地再引入眼帘。皇太孙在望着凌静姝,目光专注于,再无他人。这是一个少年望着心仪已久少女的眼神!他始终明白皇太孙对凌静姝颇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凌静姝的背影,皇太孙的神色却清清楚楚地引入眼帘。。...

卫衍没有留意到天冬的讶异,他的眼中只有那两个相对而立的少年男女身影。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凌静姝的背影,皇太孙的神色却清清楚楚地引入眼帘。

皇太孙在看着凌静姝,目光专注,再无他人。

这是一个少年看着心仪少女的眼神!

他一直知道皇太孙对凌静姝颇为上心,亲

书评(406)

我要评论
  • &有些难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子府,&子府之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