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的少年声音中,有一丝淡不可以察的怨怼。凌静姝只当作没听出,再次继续维持礼貌地恭谨的笑意:“卫太医正屋子里为阿霄施针,等施完针了,我再让阿霄来给殿下领旨。”皇太孙心里现有的一分期待……,在凌静姝看似恭谨看似疏离感的应对中迅速散去,一颗心彻底冷了下去凌静姝只当做没听出来,继续维持礼貌恭敬的笑意:“卫太医正在屋子里为阿霄施针,等施完针了,我再让阿霄来给殿下谢恩。”。...

冷漠的少年声音中,有一丝淡不可察的怨怼。

凌静姝只当做没听出来,继续维持礼貌恭敬的笑意:“卫太医正在屋子里为阿霄施针,等施完针了,我再让阿霄来给殿下谢恩。”

皇太孙心里原有的一分期待,在凌静姝看似恭敬实则疏离的应对中迅速消散,一颗心彻底冷了下来。

他对她念念不忘,可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子府,&后,显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 想到即&言的紧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