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便”这两个字,既委婉又含蓄。绝不会伤了太孙殿下的自尊心和身为男子的骄傲。王通暗暗骄傲自得。在太孙殿下身边做了这么久的侍卫,还有谁能比他更清楚太孙的心思?凌小姐这一...

“顺便”这两个字,既委婉又含蓄。绝不会伤了太孙殿下的自尊心和身为男子的骄傲。

王通暗暗骄傲自得。

在太孙殿下身边做了这么久的侍卫,还有谁能比他更清楚太孙的心思?

凌小姐这一个月都没出现过,太孙口中不说,心情沉寂却显而易见。今天凌小姐总算是来了,总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去见

书评(131)

我要评论
  • 得比孙&妃不必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 到太子&氏既兴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