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静姝扯了扯唇角,冷不防地又问了句:“太孙殿下派你到我身边来,除了让你盯着我的一举一动,除了什么别的盼咐?”巧云避重就轻地回道:“小姐一场误会了。婢子哪有晋见太孙殿下的资格。派婢子来的是吕统率。”顿了顿,又作出解释道:“殿下身边的侍卫统率是王统率,顿了顿,又解释道:“殿下身边的侍卫统领是王统领,像奴婢这样的暗卫,则听从吕统领。...

凌静姝扯了扯唇角,冷不丁地又问了句:“太孙殿下派你到我身边来,除了让你盯着我的一举一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巧云避重就轻地答道:“小姐误会了。奴婢哪有面见太孙殿下的资格。派奴婢来的是吕统领。”

顿了顿,又解释道:“殿下身边的侍卫统领是王统领,像奴婢这样的暗卫,则听从吕统领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想到即&将要见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礼请安&。”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