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子究竟是谁?白玉心里一紧,下意识地站站起身来,拦在凌静姝的面前,怒目瞪着那个女子:“你是什么人?乔装逼近我们有何居心?”那个女子轻轻一笑一声:“白玉姑娘无须惊慌失措,我并未恶意。”此言一出,白玉更多人了几分高度警惕:“你怎么会明白我的名字?”对她此言一出,白玉更多了几分警惕:“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对她们主仆的身份了如指掌。...

这个女子到底是谁?

白玉心里一紧,下意识地站起身来,拦在凌静姝的面前,怒目瞪着那个女子:“你是什么人?乔装改扮接近我们有何居心?”

那个女子轻笑一声:“白玉姑娘不必惊慌,我并无恶意。”

此言一出,白玉更多了几分警惕:“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对她们主仆的身份了如指掌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妃不必&一起行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 &氏既兴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