尬尴了片刻,凌静姝清了清嗓子地说:“多谢你你再次提醒,以后我会小心做事的。”想了想,又都忍再次提醒卫衍:“卫太医也要双倍留意。”可别落在徐皇后的手中。这样的再次提醒,真的有些尬尴。做为一个男人,却被人窥觑美色,既荒谬又可笑。由此可见这世上,无论男女,遇上了可别落到徐皇后的手中。。...

尴尬了片刻,凌静姝清了清嗓子说道:“多谢你提醒,以后我会小心行事的。”想了想,又忍不住提醒卫衍:“卫太医也要加倍留心。”

可别落到徐皇后的手中。

这样的提醒,实在有些尴尬。

身为一个男人,却被人觊觎美色,既可笑又可悲。

可见这世上,不论男女,遇到了权势二字,

书评(198)

我要评论
  • 到太子&妃,孙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氏从容&妃不必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