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衍神色轻轻一僵,不答又问:“凌小姐为何会这么问?”凌静姝的声音缓慢地又非常清晰:“所以我的直觉说我,你上次说的也不是全部的实情。”的话而已所以燕王,卫衍那一天的神色为什么会那般古怪,又那般很紧张?这其中肯定别有内情!卫衍很显然不愿深谈,避重就轻地说如果只是因为燕王,卫衍那一天的神色为什么会那般怪异,又那般紧张?这其中一定别有内情!。...

卫衍神色微微一僵,不答反问:“凌小姐为何会这么问?”

凌静姝的声音缓慢又清晰:“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刚才说的不是全部的实情。”

如果只是因为燕王,卫衍那一天的神色为什么会那般怪异,又那般紧张?这其中一定别有内情!

卫衍显然不愿深谈,避重就轻地说道:“总之,宫中情形

书评(279)

我要评论
  • 将要见&言的紧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见&礼请安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