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静姝的目光中流露出来出很脆弱孤独无助,最后化成坚定地执著。那双澄澈很明亮的眼眸,就这么静静地地望着他。亦是缄默的一直坚持,亦是无言的祈祷。纵是铁石心肠,也无法对着这双眼眸说出来一个不字。无论是娶皇太孙,但是嫁到燕王府,都是常人无法奢求的荣华富贵。这不知道是多少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既是沉默的坚持,亦是无言的祈求。。...

凌静姝的目光中流露出脆弱无助,最终化为坚定执着。

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既是沉默的坚持,亦是无言的祈求。

纵是铁石心肠,也无法对着这双眼眸说出一个不字。

不论是嫁给皇太孙,还是嫁到燕王府,都是常人难以奢望的荣华富贵。这不知是多少闺阁千金们梦寐以求的

书评(236)

我要评论
  • 后,显&氏从容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 &氏既兴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