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说去,但是记挂着凌静姝。徐皇后都忍又瞪了燕王几眼:“那个凌静姝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药,你就这么心心念念地非她不可以?”燕王腆颜一笑:“父皇就不用管这些了,总而言之,我是不喜欢她。父皇上次也曾说了,一个女子无足轻重,不很大影响大局。亦是这样,我就顺着徐皇后忍不住又瞪了燕王一眼:“那个凌静姝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药,你就这么心心念念地非她不可?”。...

说来说去,还是惦记着凌静姝。

徐皇后忍不住又瞪了燕王一眼:“那个凌静姝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药,你就这么心心念念地非她不可?”

燕王厚颜一笑:“母后就别管这些了,总之,我就是喜欢她。母后刚才也说过了,一个女子无足轻重,不影响大局。既是这样,我就顺着心意将她纳进府里。”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到太子&氏既兴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得比孙&凌静姝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