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宫门深似海!这句话决不是虚言。进了宫门后,就是高高的城墙和长长的夹道,往来的内侍宫女俱都垂着头,无人说话的。看起来压抑而单调。偶尔会有人抬起头看见凌静姝这张很陌生的脸孔,也敢表露出出吃惊,迅速便垂下头。宫中规矩苛刻,进了宫门,便没办法步行时间。新云似偶尔有人抬头看到凌静姝这张陌生的脸孔,也不敢表露出惊讶,很快便垂下头。。...

一入宫门深似海!

这句话绝不是虚言。进了宫门之后,便是高高的城墙和长长的夹道,来往的内侍宫女俱都垂着头,无人说话。显得压抑而沉闷。

偶尔有人抬头看到凌静姝这张陌生的脸孔,也不敢表露出惊讶,很快便垂下头。

宫中规矩严苛,进了宫门,便只能步行。

新云似是担心凌静

书评(122)

我要评论
  • 想到即&妃,孙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氏从容&礼请安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