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氏三人在门外等的心忧不己。凌静嫣时不时地瞄几眼关好的门,边轻声嘟哝:“大嫂,就这么任凭卫御医和阿姝单独的待在屋子里,真的没问题吗?”宋氏摇了摇头一声,轻声道:“上次你也看见了。卫御医一直坚持要独自一人为阿姝号脉,阿姝也没赞成。我们再从书中拦阻,反倒不妥当了凌静嫣不时地瞄一眼关紧的门,一边低声咕哝:“大嫂,就这么任由卫太医和阿姝单独待在屋子里,真的没问题吗?”。...

蒋氏等人在门外等的心忧不已。

凌静嫣不时地瞄一眼关紧的门,一边低声咕哝:“大嫂,就这么任由卫太医和阿姝单独待在屋子里,真的没问题吗?”

蒋氏苦笑一声,低声道:“刚才你也看到了。卫太医坚持要独自为阿姝诊脉,阿姝也没反对。我们再从中阻拦,反而不妥了。”

凌静嫣扁扁嘴:“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到太子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妃不必&一起行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