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话也可以,凌静姝更本不愿说起卢家兄弟,更不愿再回忆在卢家突然发生过的一切。可卫御医这般郑重其事的询问病症,她更本难以敷衍了事。凌静姝缄默片刻,抬头来,眼神了完全恢复了理智镇静:“卫御医,你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吗?”卫御医淡淡应道:“我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病症,可卫太医这般郑重其事的询问病症,她根本无法敷衍。。...

如果可以,凌静姝根本不愿提起卢家兄弟,更不愿回想在卢家发生过的一切。

可卫太医这般郑重其事的询问病症,她根本无法敷衍。

凌静姝沉默片刻,抬起头来,眼神已经恢复了冷静镇定:“卫太医,你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吗?”

卫太医淡淡应道:“我从未遇过这样的病症,不敢说一定能治好。不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到太子&有些难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多了。&。”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