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御医举步进了屋子。凌静姝坐在床榻上,脸色依旧惨白,没什么血色,粉唇发涩。相对于往昔的聪颖理智,此时的凌静姝看起来娇弱,让人心生怜爱。宋氏迎见状来,殷殷地地说:“卫御医,劳你久等了了。还请你为阿姝诊个脉,再为她开一张调养身子的药方。”卫御医快速地凌静姝坐在床榻上,脸色依旧苍白,没什么血色,唇瓣干涩。比起往日的聪慧冷静,此时的凌静姝显得柔弱,让人心生怜惜。。...

卫太医迈步进了屋子。

凌静姝坐在床榻上,脸色依旧苍白,没什么血色,唇瓣干涩。比起往日的聪慧冷静,此时的凌静姝显得柔弱,让人心生怜惜。

蒋氏迎上前来,殷切地说道:“卫太医,劳你久等了。还请你为阿姝诊个脉,再为她开一张调理身子的药方。”

卫太医迅速地看了凌静姝一眼。

书评(410)

我要评论
  • 到太子&妃,孙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悄悄对&了太子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