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不惊反喜:“小姐,你可终于等到醒了。”忙扶着她的身子,不停地地为她拍着后背:“之后按了老半天,也没见你吐出腹中的水,现在的可算吐出了。”凌静嫣的声音也在耳边响了:“是啊!能将水吐出,是好事一桩。阿姝,你这一次可啊吓傻我们了。偏偏自己的水性凌静嫣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是啊!能将水吐出来,也是好事一桩。阿姝,你这次可真是吓坏我们了。明明自己的水性也不怎么样,怎么还敢跳进湖中救人。万幸你。...

白玉不惊反喜:“小姐,你可终于醒了。”忙扶着她的身子,不停地为她拍着后背:“之前按了半天,也没见你吐出腹中的水,现在可算是吐出来了。”

凌静嫣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是啊!能将水吐出来,也是好事一桩。阿姝,你这次可真是吓坏我们了。明明自己的水性也不怎么样,怎么还敢跳进湖中救人。万幸你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到太子&氏既兴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氏从容&一起行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