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雅公主严重不足月就出了娘胎,自小身体虚弱。要是落入水中有个不管怎么说,父王不知道何其雷霆震怒。纵使昌平公主再受疼爱,也肯定殃及倒霉透顶。昌平公主心乱如麻,不假思索地纵声尖叫声:“来人,快些救孩子。”话音还没落,就见一个身影快速地爬上栏杆,腾身跳进水中救孩子。是凌静姝!蒋氏昌平公主心乱如麻,不假思索地放声尖叫:“来人,快些救人。”。...

安雅公主不足月就出了娘胎,自幼体弱。万一落水有个好歹,父皇不知何等震怒。纵然昌平公主再受宠爱,也一定遭殃倒霉。

昌平公主心乱如麻,不假思索地放声尖叫:“来人,快些救人。”

话音还没落,就见一个身影迅速地爬上栏杆,纵身跳入水中救人。

是凌静姝!

蒋氏和凌静嫣本

书评(417)

我要评论
  • 奋,又&有些难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随着我&一起行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