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送请帖的,但是上一次那个趾高气昂的內侍。孙氏照旧塞了一个“内容十分丰富”的荷包过去的,內侍这才有了笑脸,语气也客套了一些:“工匠们花费了两个月时间,为公主殿下磨制了一艘新船。公主殿下不喜欢热闹的场面,准备发出邀请一些贵客去公主府一同乘船游湖。”“时间就在后日孙氏照例塞了一个“内容丰富”的荷包过去,內侍这才有了笑脸,语气也客气了一些:“工匠们耗费了半年时间,为公主殿下打制了一艘新船。公主殿下喜欢热闹,打算邀请一些贵客去公主府一起坐船游湖。”。...

来送请帖的,还是上一次那个趾高气昂的內侍。

孙氏照例塞了一个“内容丰富”的荷包过去,內侍这才有了笑脸,语气也客气了一些:“工匠们耗费了半年时间,为公主殿下打制了一艘新船。公主殿下喜欢热闹,打算邀请一些贵客去公主府一起坐船游湖。”

“时间就在后日,还请凌少奶奶和两位凌小姐早些

书评(249)

我要评论
  • 到太子&氏既兴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次来太&随着我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