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母昨天怎么有些怪怪的?坐姿有些身体僵硬,笑容中也透着几分很奇怪的做贼心虚……凌静姝心中暗自思量着,面上若无其事地笑道:“我们姐弟都养成了早睡起床,给大伯母请安也成了养成,还能顺道蹭一顿早饭呢!”孙氏被逗笑了,展颜道:“你们肯陪着我吃早饭,我心里不...

大伯母今天怎么有些怪怪的?

坐姿有些僵硬,笑容中也透着几分奇怪的心虚……

凌静姝心中暗暗思忖着,面上若无其事地笑道:“我们姐弟都习惯了早睡早起,给大伯母请安也成了习惯,还能顺便蹭一顿早饭呢!”

孙氏被逗乐了,展颜道:“你们肯陪着我吃早饭,我心里不知多高兴。早饭已经让

书评(464)

我要评论
  • 有些难&言的紧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氏从容&:“见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