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边的空酒壶越发多。燕王头脑昏昏沉沉,强撑着也没被打倒,手里端着的酒碗了不稳了:“来……再喝了这一碗……”卫御医的面容早以模糊不清不清,声音飘飘悠悠地钻到耳中:“微臣了喝多了。殿下也了喝了不少,不能够再喝一直这样了。醉酒后易伤身……”燕王咧嘴笑一笑燕王头脑昏昏沉沉,强撑着没有倒下,手里端着的酒碗已经不稳了:“来……再喝了这一碗……”。...

桌边的空酒壶越来越多。

燕王头脑昏昏沉沉,强撑着没有倒下,手里端着的酒碗已经不稳了:“来……再喝了这一碗……”

卫太医的面容早已模糊不清,声音飘飘悠悠地钻进耳中:“微臣已经喝多了。殿下也已经喝了不少,不能再喝下去了。醉酒易伤身……”

燕王咧嘴一笑,含混不清地应道:“

书评(235)

我要评论
  • 想到即&奋,又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子府,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