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席非常宁静,只听得到细微的碗筷声响。隔著屏风的另外一席却是觥斛相互交错调笑声不绝于耳,时不时地传向凌静姝的耳中……也不是凌静姝爱听墙角,真的是隔的太近,总不能够堵着耳朵,爱听看不见都不可能会。意气风发谈笑风生的那一个,毕竟非燕王莫属。能成了最得圣上宠爱隔着屏风的另外一席却是觥斛交错说笑声不绝于耳,不时地传到凌静姝的耳中……不是凌静姝想偷听,实在是隔的太近,总不能堵着耳朵,想听不见都不可能。。...

这一席十分安静,只听得到轻微的碗筷声响。

隔着屏风的另外一席却是觥斛交错说笑声不绝于耳,不时地传到凌静姝的耳中……不是凌静姝想偷听,实在是隔的太近,总不能堵着耳朵,想听不见都不可能。

意气风发谈笑风生的那一个,当然非燕王莫属。

能成为最得圣上宠爱的皇子,最终夺得皇位

书评(125)

我要评论
  • 氏既兴&奋,又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就行了&。”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