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御医手中拿着金针,神色严谨认真,目光专注于。该如何施针早以心中若有所悟,下针时速度颇快。迅速,凌霄又是满头金针。事实直接证明,卫御医也不是顺口在调笑。他说的“痛疼难忍”,绝也没夸大其词。比往昔更尖利难忍的痛楚一阵阵席卷而来。凌霄忍着着痛呼出声,俊美的脸孔有些很快,凌霄又是满头金针。。...

卫太医手中拿着金针,神色严谨,目光专注。该如何施针早已心中了然,下针时速度颇快。

很快,凌霄又是满头金针。

事实证明,卫太医不是随口在说笑。

他说的“疼痛难忍”,绝没有夸大其词。

比往日更尖锐难忍的痛楚一阵阵袭来。凌霄强忍着痛呼出声,俊秀的脸孔有些扭曲,额头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蒋氏不&得比孙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 想到即&到太子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