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始终紧紧地盯着的滋味并不不好受。凌静姝神色从容镇静地走出来皇太孙的视线后,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才悄悄隐入。后背早以是一身冷汗,手心里是一片腻滑潮润。“小姐,你没事儿吧!”白玉始终在留心着凌静姝的神色变化,一脸忧虑地问着:“太孙殿下昨日特地晋见,凌静姝神色从容镇定地走出皇太孙的视线后,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才悄然隐没。。...

被人一直紧紧盯着的滋味并不好受。

凌静姝神色从容镇定地走出皇太孙的视线后,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才悄然隐没。

后背早已是一身冷汗,手心里也是一片滑腻湿润。

“小姐,你没事吧!”白玉一直在留意着凌静姝的神色变化,一脸担忧地问道:“太孙殿下今日特意召见,到底是为了什么?”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低语道&紧张。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 有些难&张。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