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静姝显然也会觉得这句话来的莫名其妙,稍稍拧眉:“殿下突然间说起燕王是何用意?我只没见过燕王两面,和他一点儿都不熟。”但是语气不太恭谨,皇太孙的心情却奇特地好了出来,眉头伸展开去:“六皇叔性情没准,喜怒无常,非常难对付。他现在的大约是对你生起了些许兴趣虽然语气不太恭敬,皇太孙的心情却奇异地好了起来,眉头舒展开来:“六皇叔性情不定,喜怒无常,十分难缠。他现在大概是对你生出了些许兴趣,少不得要纠缠一阵子。你不理他也就是了。。...

凌静姝显然也觉得这句话来的莫名其妙,略略蹙眉:“殿下忽然提起燕王是何用意?我只见过燕王两面,和他一点都不熟。”

虽然语气不太恭敬,皇太孙的心情却奇异地好了起来,眉头舒展开来:“六皇叔性情不定,喜怒无常,十分难缠。他现在大概是对你生出了些许兴趣,少不得要纠缠一阵子。你不理他也就是了。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后,显&。”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 有些难&言的紧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