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笄礼盛大的而繁杂,这一日光是衣服就得换几套,每换一次衣服,就得再次梳妆打扮一回。在及笄礼上,为少女簪上发笄的女性是正宾。通常而言,正宾要请德行出色的女性长辈出任。太子妃是苏盈嫡亲的姑母,身份又高贵的,做这个正宾是理所当然的事。对苏盈来说,由当在及笄礼上,为少女簪上发笄的女性就是正宾。一般而言,正宾要请德行出众的女性长辈担任。。...

及笄礼隆重而繁琐,这一日光是衣服就要换几套,每换一次衣服,就要重新梳妆一回。

在及笄礼上,为少女簪上发笄的女性就是正宾。一般而言,正宾要请德行出众的女性长辈担任。

太子妃是苏盈嫡亲的姑母,身份又尊贵,做这个正宾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对苏盈来说,由当朝太子妃做自己及笄礼

书评(478)

我要评论
  • 有些难&张。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次来太&子府,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