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静姝和凌静嫣面面相觑,缄默片刻,突然间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凌静嫣像是去了什么很沉重的枷锁通常,整个人骤然简单轻松了出来,低声道:“阿姝,我明白这事怪我爹我娘做的不太厚道。他们盼着你攀这高枝,接着跟随沾点光。你明白了心里当然不痛痛快快,你就看在我和大哥大嫂凌静嫣像是去了什么沉重的枷锁一般,整个人陡然轻松了起来,小声道:“阿姝,我知道这事怪我爹我娘做的不厚道。他们盼着你攀上高枝,然后跟着沾光。你知道了心里肯定不痛快,你就看在我和大哥大嫂的面子上消消气,别和他们计较。”。...

凌静姝和凌静嫣面面相觑,沉默片刻,忽然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凌静嫣像是去了什么沉重的枷锁一般,整个人陡然轻松了起来,小声道:“阿姝,我知道这事怪我爹我娘做的不厚道。他们盼着你攀上高枝,然后跟着沾光。你知道了心里肯定不痛快,你就看在我和大哥大嫂的面子上消消气,别和他们计较。”

书评(467)

我要评论
  • 到太子&张。

    想到即将要见到太子妃,孙氏既兴奋,又有些难言的紧张。

  • &蒋氏不

    蒋氏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进了太子府之后,显得比孙氏从容多了。悄悄对凌静姝低语道:“见了太子妃不必紧张。随着我一起行礼请安就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