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北左手不慌不忙在钢琴键让一掠而过,一个全键试音响了。“只可惜啊!这么好的钢琴,竟给一个不懂音律的人给糟践了,真只可惜啊!”吕艳彤很很清楚的明白陆北在说的是谁,她气牙痒痒的的地说:“你......”吕艳彤心中暗道:“你就装,一个穷逼就想全新挑战我,作梦“可惜啊!这么好的钢琴,竟给一个不懂音律的人给糟蹋了,真可惜啊!”。...

陆北左手不慌不忙在钢琴键让一掠而过,一个全键试音响起。

“可惜啊!这么好的钢琴,竟给一个不懂音律的人给糟蹋了,真可惜啊!”

吕艳彤很清楚的知道陆北在说的是谁,她气牙痒痒的说道:

“你......”

吕艳彤心中暗想:

“你就装,一个穷逼就想挑战我,做梦!”

但是,下一刻,陆北的梦想成真了,而吕艳彤被现实打脸了。

陆北弹的还是“梦中的婚礼”。

开始的那一刻,陆北闭上眼睛,十指群动,手速惊人。

每一个音律,每一个音节,都是那么的精准,而且他还是盲弹!

“梦中的婚礼”

梦中的美好,梦中的柔情,梦中的激昂,在陆北的弹奏下,无不显得玲离尽致。

每个音符都深入人心,那些不懂音乐的人都已经在这演奏中迷失了自我,也寻找到了自我。

时而柔情似水,时而慷慨激昂。

梦中的婚礼,也是梦想中的婚礼。

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这样的婚礼。

然而,今天在陆北演奏的这一曲中,我们都找到了,不留任何遗憾。

曲终!

每个人心情久久不能平息,还无法从中自拔。

这就是陆北的演奏。

毫无疑问,吕艳彤输了,彻底的输了。

不论其他,就凭盲弹这一点。吕艳彤再练个几年都不可能胜过陆北。

当陆北拨动钢琴键的那一刻开始,吕艳彤就知道自己和陆北的水平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上。

甚至比他老师弹的还要完美,要知道,她的老师国际钢琴大师史多贝可是十级钢琴手。

不知何时,陆北走到苏清雨身旁,轻轻说道:

“小雨,这首你还喜欢么?”

苏清雨回过神来:

“喜...喜欢。”

陆北微微一笑:

“喜欢就好,那我走了!”

苏清雨想留住陆北问清楚情况,但是又不知道问什么,就这样让陆北走了。

苏清雨只能在心里想: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怪物,这么小的年龄,钢琴怎么可能弹的那么好?

还有之前的事!他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陆北,你到底是谁?”

此时,只见陆北眼前走过来一身穿浅蓝色连衣裙少女。

柔美的头黑直长发散落肩膀,五官精致到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清新脱俗之感。

苏清雨惊呼出声:

“是她!看台上的她,她竟认识陆北!”

就在前几天,北洋十年庆典那天,看台上那个让苏清雨久久不能忘怀的女生,今天竟会出现在这里,这是巧合么?

其实今天陆洋并不是专门来这个宴会的,而是这个少女的朋友硬拉着她来的,少女又怕无聊,就强制性的拉陆洋陪她随便逛逛。

刚好遇到苏清雨被为难的这一幕,一开始少女还不同意陆洋多管闲事,但是在陆洋的坚持下,少女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少女搂着陆洋的胳膊走了向门口走了出去。

少女很是困惑的问道:

“洋哥哥,那个女孩是谁啊?你怎么对她那么好?”

陆洋摸了摸她的头:

“瑾儿,那是我学校的一个朋友。”

“哦!”

宴会厅。

渐渐的,那些人陆陆续续从陶醉中清新过来。

吕艳彤也不例外,但是发现陆北已经不在钢琴边了,她失声说道:

“那人呢?他在哪里?”

苏清雨指了指门口,若无其事的回答道:

“刚走,怎么,愿赌不服输啊?”

下一刻,吕艳彤做出了一个大家都感觉诧异的举动。

她直接拿起白色钢琴上的白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发了疯似得跑到门外,又发现陆北已经走远,又急冲冲的走到苏清雨面前。

很是怪异的说道:

“他到底是谁?我要他当我老师!”

苏清雨汗颜:

“他叫陆北,新城大学计算机系大一新生。”

吕艳彤因为刚刚那一杯酒喝得太急,又来回跑了两次,本不会喝酒的她有点气血上涌,酒气一上来,人晕倒了。

刘田飞眼疾手快的扶住吕艳彤,才让她免去摔倒的尴尬。

林欣叫关管家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刘田飞送了回去。

之后刘田飞因为这场闹剧,也对这场宴会没有了半分兴趣,干脆早早的停了这场宴会。

客人们没有因为这场宴会的提前结束而感到不满,反而感觉听到了这么经典的演奏而欢欣雀跃。

处理好这些事后,苏清雨和林欣等人也准备回房间睡觉。

在她们看来,最近真的是很倒霉,在自己家里都可以搞出这样的闹剧来。

刘田飞十分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欣儿,今天给你添麻烦了,真心过意不去。”

林欣摇摇头说:

“田飞表哥,我们之间不用说那么多!没事的,不要忘心里去。”

刘田飞叹了一口气:

“哎!那就先这样吧!以后我有机会再补上,你们早点休息。”

“田飞表哥晚安!”

“晚安!”

走在走廊中的林欣很是疑问,问苏清雨:

“小雨,这个陆北到底是什么人,他弹的这首钢琴放在国内不敢说第一人,也得第二第三啊,他怎么会来我们学校读书。”

张婷和宋芙也是一脸困惑。

苏清雨无奈的摇摇头:

“我也是不知道啊!我们接触的机会又不多,就像这次,我们根本就没说几句话,走走了,前面两次也是这样。我真的是不太清楚。”

反正,陆北在苏清雨这四人中就像一个谜一样。

“好吧!只能有机会再问问了,先睡觉吧!我好困啊!”

“晚安!”

“晚安!”

“晚安!”

也不知道是不是环境变化的关系,还是苏清雨认床,这一夜,苏清雨依旧难以入眠。

按照道理,睡在高端的床上面,应该是很容易入眠的。

但是,苏清雨依旧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t

她一直想着一个问题:

“陆北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三番两次的解救自己于危难中。

并且每一次都是在最危难的时刻,上一次坠楼事件肯定也是陆北出手帮忙,肯定不是别人。

真的有那么巧么?绝对不可能!这次也是一样,也是在最危难时刻挺身而出。

这绝对不是巧合,肯定是陆北要有预谋!

————————————

起点作者:么牙

CH.2D区20

2021-10-14

CH.4:真有缘

2021-10-14

CH.7:走廊外

2021-10-14

CH.9:不靠谱

2021-10-14

CH.10:出名了

2021-10-14

书评(263)

我要评论
  • 色鸭舌&带黑色

    头戴黑色鸭舌帽,面带黑色口罩,身穿黑色衣服男子连连弯腰道歉着。

  • 两步,&表情诡

    “你...你......想干嘛,再过来我喊非礼啦!”苏清雨往后退了两步,表情诡异。

  • 外表竟&犯起花

    虽然男子口袋面罩,但是那迷人的外表竟让三人犯起花痴,丢了魂似的站着一动不动。

  • 喂!快&用力掐

    “喂喂喂!快醒醒,人跑了,也不拉我一把。”苏清雨用力掐了三人各一下。

  • 打工狂&。跟着

    “你不看看是谁,她可是出了名的打工狂魔,哪一次晚归会被宿管阿姨抓到。跟着她,肯定没错。哈哈哈哈!”

  • “感情&雨,好

    “感情你是故意撞我们家小雨,好吃我家小雨豆腐对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