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张清凉舒爽咽了咽口水,表情很不自然而然的地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等下出什么事可就切记怪我,要怪也没办法怪你自作聪明,自我以为事。给自己打个电话,不允许你叫个救护车,等下才会脆死在这里,我也省得落得一个杀了人犯的名声。”陆洋装做很不耐其烦样子,给自己打个电话,允许你叫个救护车,等下才不会脆死在这里,我也免得落得一个杀人犯的名声。”。...

“咕噜…”

张清凉咽了咽口水,表情很不自然的说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等下出什么事可就不要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自作聪明,自以为事。

给自己打个电话,允许你叫个救护车,等下才不会脆死在这里,我也免得落得一个杀人犯的名声。”

陆洋装作很不耐其烦样子,朝着张清凉一吼:

“张清凉!你还是不是个人,你要是再不动手,我可就走啦!你扭扭捏捏干嘛呢!”

被陆洋这么说,张清凉老脸都快丢尽了,这次还真下定了决心:

“砍,必须砍!”

张清凉一紧张,干脆闭起了眼睛,雪亮的尖刀朝着陆洋的手指劲直的盲砍过去去。

下一刻!

“啊!!!”

校长办公室传出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

但是!这声音并不是来自陆洋,而是来自张清凉。

她整个人瘫倒在地,左右不停翻滚狼嚎,声音凄惨,久久不能平息。

此时,张清凉的大腿上已经被鲜血染红,地上这随之溢出大量的鲜血,也染红了身体周围的大片地毯。

原来,在张清凉向陆洋的手指盲砍过去的时候,一不小心砍到了自己的大腿,这才导致自己大腿上的大出血。

但是,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这谁都说不清楚,因为在张清凉砍向陆洋的时候,视角刚好被张清凉的身体挡住。

在场的每个人都不知道,唯独只有陆洋一人知晓。

张清凉艰难的在地上打滚惨叫说道:

“陆北,你竟然暗算我,我此生和你不死不休!”

“小子,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竟然敢暗算我妹妹,你找死!”

张战面目狰狞的怒视着陆洋,仿佛就像要吃了他似得。

张战连忙撕下窗户上的窗帘,替张清凉简单的包扎了起来。

在黑道上混的张战,对于这些简单的包扎,还是很熟悉的。

要不然平时刀里来、火里去的,他早就死于非命。

在张战的包扎下,张清凉大腿的出血量明显是减少了许多,但是还是有些许鲜血渗出来,染红这包扎窗帘。

张清凉在过度失血后,整个人的气息明显虚弱了很多,嘴唇的变得苍白,毫无血色。

随着疼痛的减少,原本吵杂的校长室变得安静了许多。

张清凉被张战扶起来,平躺在沙发上,像是昏厥过去。

“你们两个,先把这个人给收拾了,人给我留着,等下我回来再处理,我先送我妹妹去医院处理。”

张战指了指带头的保镖和另外一个人。

带头的黑衣男子点了点头:

“好的,张先生!您尽管去忙,这里交给我们。

您放心!我们保证不会让您失望的。”

张战听了这句话,心里早已经骂上千万遍了:

“如果你们连个小毛孩都解决不了,那我雇你们有什么用,什么雇佣兵,完全一群傻币”

张战心里虽然生气,但是出于对别人的尊重,也懒的和他们计较什么。

只要是能制服眼前这小子就可以,才懒的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要达到目的就行。

“你们两人,和我一起去医院,把我妹妹抬走。”

“是的,张先生!”

张战交代完事情后,便和其他两个保镖并带着张清凉离开了校长室,往医院的方向去了。

见张战和张清凉走了,陆洋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在那里冲茶。

因为凭陆洋的势力,想让张清凉他们在京港市消失,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甚至都不用自己动手,只要交代手下的人去做就可以了。

最多一天,张家就会在京港市直接消失。

但是陆洋现在没有这么做,只是不想自己的身份那么快曝光,想私底下给这些人一个小小的教训就可以了。

至于张清凉,刚刚中了一刀,也就算是扯平了,无需计较那么多。

毕竟张家对于自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生意上也有往来,简单的教训一下就可以了。

陆洋看了看两个保镖,发现他们两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似乎想做什么事情似的。

陆洋见况提声说道:

“你们两个人还不走?难道是想留下来喝茶?”

“开什么国际玩笑,张先生吩咐了,由我们两个人来取你的十根手指。

所以你不能怪我们,要怪就只能怪你的命不好,得罪了张先生。”

带头的保镖乐呵呵的说着,并带有些嘲笑:

“只要你乖乖束手就擒,我们是不会为难你的,如果不从,也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

在这些雇佣兵保镖看来,制服他,简直就比捏个软柿子那么容易,喝杯水那么简单。

他们只怕事情不做好,会让张战嫌弃,以后和他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陆洋荡然,缓缓说道:“要是我不从呢?你们就有这个本事么?”

另外一名保镖一阵狂笑:

“哈哈哈…那就试试吧!”

他边说边向陆洋这个方向走来。

双手握拳,骨骼间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在到达陆洋跟前的时候,两个人的体型就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一个壮如牛,一个小如兔。

在外人看来,这场对决毫无悬念,陆北败,保镖胜。

但是在陆洋看来,这也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对决。

因为,就算10个这样的保镖在这里,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何况现在只有一个。

不!两个。

黑衣保镖出手了,巨大的手掌放在陆洋的肩膀上,打算把他给按下去。

但是,不管黑衣保镖怎么出力,陆洋就是一动不动。

黑衣保镖砸了砸嘴,心想:

“真是邪门了,这个小子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在我的施压下,既然一动不动。”

黑衣保镖自然也不好意思说出来,这是多么丢人的事情。

如果连这么瘦弱的人都按不下去,还怎么当雇佣兵。

黑衣保镖稳住下盘,另外一只手搭在陆洋的另外一个肩膀上,瞬间发力。

八成力。

九成力!

十成力!!!

纵然黑衣保镖使尽全力,额头青筋暴起。

最后连吃奶的力气都试出来了,也不见陆洋的的身体移动分毫。

————————————

起点作者:么牙

CH.2D区20

2021-10-14

CH.4:真有缘

2021-10-14

CH.7:走廊外

2021-10-14

CH.9:不靠谱

2021-10-14

CH.10:出名了

2021-10-14

书评(294)

我要评论
  • &种与众

    名片材质是黑色拉丝金属,精细的做工加上优良的材质,并不显得沉重累赘,反而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轻奢之感。

  • &不去。

    “最近胆子够肥啊!等会被宿管阿姨抓到,有你好果子吃。要去你去,我可不去。本姑娘打工累了,要洗澡睡觉啦!”

  • &,我赶

    “实在对不起,我赶时间,所以才不小心撞到,你没事吧!”

  • &着苏清

    林欣等三人仿佛饿狼看到兔子,一人一句的侵蚀着苏清雨。

  • 剃过一&给苏清

    黑色衣服男子诚挚的弯下腰,恭恭敬敬的剃过一张名片给苏清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