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航干脆简单的的说了一句:“白校长,真的很抱歉,昨天给你照成这么大的麻烦,是我做为学生的不对,还请您多加多体谅。赔偿金什么都不需了,这是我的手机,您也可以自己看,需侵权的您自己侵权。其他地方我决无代为保管。”说到底,白航但是很尊师的,恭恭敬敬的双手赔偿什么都不用了,这是我的手机,您可以自己看,需要删除的您自己删除。其他地方我绝无保管。”。...

白航索性简单的说了一句:

“白校长,实在抱歉,今天给你照成这么大的麻烦,是我身为学生的不对,还请您多多体谅。

赔偿什么都不用了,这是我的手机,您可以自己看,需要删除的您自己删除。其他地方我绝无保管。”

说到底,白航还是很尊师重道的,恭恭敬敬的双手抵过手机。

然而,谁又曾想到!

在递过去的途中,一双快手竟毫无征兆的快速抢过白航手中的手机,重重的往地上一砸!

“嘭!!!”

白航的手机摔出一片花,玻璃碎渣和细小零件弹落在办公司的每个角落。

地上的手机零件竟没有一处是好的,很显然,摔这手机的力道有多么霸道蛮横。

这个人自然就是张清凉。

这一砸,似乎用尽了她这几年来的所有力气,整个人气喘吁吁,胸前一起一落。

“张老师!你知道你在干嘛么?知道这里是哪里么?要发疯回家去发疯!”

何主任终于也看不下去了。

起身大声向张清凉吼道。

“我干什么?

干什么你们不是自己都看大了么?

不用我再重复一次了吧?

要是今天学校不把白航给开除了,我今天就在这里自残,那么你们都等着被张家报复吧!

总之,今天不是他走,就是我离开。”

听到这里,白校长和何主任两人的脸色变换了很多次,因为他们知道,张清凉是什么背景,张家又是一个怎样的盘然大物。

自然,白校长和何主任平时都对张清凉礼让三分,处处对她放宽,并不想与她交恶。

所以,平时张清凉做的事情,学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出什么事,就默认了她做的事。

所以这么久,张清凉在学校做这些事才会相安无事。

说起张清凉,也是张家托关系才来到学校,至于教师资格证也是临时考的。

一晃就三年过去,大家都相安无事,直到今天才出了白航这件事。

白校长有时候也懊恼,当时为什么就让张清凉来学校工作呢!

当初就料想迟早有一天要出事,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爆发了。

然而张家,整体实力是在京港市排名第七的家族集团。

京港市有着一半的纺织业都被他们垄断。

至于张清凉为什么会来学校工作,而不是在她们家族企业中做事,那也是有原因的。

近年来,张氏集团极力拓展家族外部企业。

因为集团高层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核心产业已经到了一定的瓶颈,必须要扩张其他行业才有也能壮大自身。

张氏集团早在三年前就把内部人员渗透到了除了纺织业外的许多企业中。

基本上都可以说每个行业都有他们家族的热。

内部高层的意思就是用几年的时间广撒网,到时候统一收网,看看反馈回来的哪个行业比较好,再挑出几个行业进行投资。

然而,张清凉就是张氏集团的一颗棋子,在教育行业中的人员之一。

张清凉敢断定,只要是张清凉出事,张氏家族是不会不管自己的。

因为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张氏家族在社会上的名誉的问题了。

所以,张清凉平时说话才会有那么有底气。

想到这里,白校长倒吸一口冷气:

“张老师,这件事就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么?”

张清凉终于坐不住了,站了起来:

“白校长,这件事没得商量,您自己考虑着办。

要是白航没有那些证据,这件事我还有可能看在您的面子上算了。

但是,事已至此,为了我自己,为了家族的名声,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此时的何主任想开口说什么,但是被张清凉说的话给堵住了:

“何主任,您既然不知道说什么,那就什么都不要说吧!万一说错什么,引火烧身,到时候别怪我不帮朋友。”

何主任叹了一口气,便又坐了下来,一声不吭。

自然,白航和苏清雨也知道京港市的张氏集团是怎样的可怕的一个存在。

有时候白航甚至都想着要不就退学算了,这样才不会张氏家族报复,父母努力一生的的公司因此倒闭。

就当白航想开口的时候,坐在身旁的苏清雨便率先开口:

“张老师,我本以为您是我们的班主任。

不过,我今天错了,大错特错,错的离谱。

你是连一个教育工作者都算不上,你不配当我的班主任。”

这件事苏清雨也是从头到尾的听了个一清二楚,是非曲直她身为一个旁观者也是看的最清楚不过了。

张清凉今天也算是摊牌了,有着张氏家族在后面撑腰,她也可算是无所畏惧。

张清凉仰天大笑:

“哈哈哈,班主任?教育工作者?你们还真的以为是我愿意来教你们?

笑话,你们压根就没有资格让我教你们。

要不是张氏集体上面压下来,你们这帮贫贱的人,又怎么可能受到我的教育,真是笑话。”

张清凉言语间甚至还带着一丝嘲讽、一丝无视。

其实白航也不是那种懦弱的人,他只不过是把家看的太重。

所以,对一些事,他也只能是得过且过。

但是,今天。

张清凉已经彻底的越过了他的底线,他此时的怒火真的无止境的燃烧着。

白喊怒视着张清凉:

“你的真面目今天终于露出来了。

所以,每个月图书馆的义工赚钱都是被你独吞了。

前面三年的学生都在为你打免费工?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在学校的所作所为让人犯呕,你不配当我们的班主任,你爱干嘛干嘛去。”

张清凉也没表示什么,只是反声一道诡笑:

“是又如何?

白校长的都不能拿我怎么样,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身为一个小小的学生,你能你拿我怎么样?

也不想想,我背后是什么?我背后可是京港市的张氏集团。

至于你?什么都不是,背后又能又谁?

一个刚注册没多久的公司的父母?

笑话吧?

我想让它什么时候消失,它就得什么时候消失!

你确定有资本和我斗?

还是你想和我赌?”

————————————

起点作者:么牙

CH.2D区20

2021-10-14

CH.4:真有缘

2021-10-14

CH.7:走廊外

2021-10-14

CH.9:不靠谱

2021-10-14

CH.10:出名了

2021-10-14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好爱你&边蹭了

    “我们竟然顺利逃宿啦!小雨,我好爱你,还是你有办法。”林欣一脸崇拜的往苏清雨身边蹭了蹭。

  • &,给你

    宋芙抬起莲花指定向苏清雨:“那么,我们就大发慈悲,给你半个小时,我得先去敷个面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