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晚回来了,节目也终于可以正常录制了。何宝茹最终还是留了一下,就当是特邀嘉宾,加入未晚和凌箫这一组倒也是解释得过去的。何宝茹不是难相处的人,对未晚说不上多友善,但是也没有...

未晚回来了,节目也终于可以正常录制了。何宝茹最终还是留了一下,就当是特邀嘉宾,加入未晚和凌箫这一组倒也是解释得过去的。

何宝茹不是难相处的人,对未晚说不上多友善,但是也没有刻意的针对排斥,顺其自然。两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倒也是相处愉快。

剩下的录制很是顺利,未晚回来之后周望国的改变似乎更大了,对何宝茹也没有之前那么排斥了。节目组的人是心情复杂,周氏夫妻则是暗暗高兴。

半个月的时间一眨眼就过,整个节目的录制就剩最后一点了。

节目的最后一期是五个家庭一同相聚,共同回顾这一个月的事,也一起讨论讨论各自的孩子。而十一个嘉宾也终于是坐到了一起,五个家庭加上十一个嘉宾,人不少了,节目组租借了H市的一个度假山庄的酒店来录制最后一期。

这一个月以来,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没有私底下接触过自己的孩子,只通过镜头,最后一期才终于可以见面了。这么一见面,自然是一幕幕感人的画面了。有几个孩子见到自己的爸妈之后都忍不住跑了过去抱着父母嚎啕大哭,父母也是眼眶红红。

当然,也有孩子是一脸平淡,甚至是一脸冷漠的,周望国就是其中之一了。

看到自己的父母,他甚至还偷偷翻了个白眼。只是周氏夫妇却视而不见,径直走到了他身边对他嘘寒问暖,他一脸的不耐烦,就算说话也没个好语气,他们也不生气。未晚在一旁看得直想摇头。

最后一期节目以游戏时间居多,然后是父母和嘉宾共同下厨,最后共进晚餐,节目组会在最后宣布到底是哪组家庭胜出。

判断哪组家庭胜出会综合各种表现,嘉宾的表现还有孩子的表现。除了父母的意见之外,节目组还会派人到学校采访老师和同学,结合各方的评价,最终判断出最后的结果。

大家都以为胜出的会是赵箐夫妻,可等最后结果宣布的时候却出乎人意料之外的竟然是未晚一组!

就连未晚自己都有些愣怔住了。

大头哥让未晚说几句的时候,她沉默了一下,最后说道:“我认为只要父母和孩子多沟通,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做父母的,不要总站在父母的立场和角度和孩子交流,有时候也可以试试换个方式和角度。我没有什么经验,只是把自己放在了孩子的立场和角度上来想问题罢了。”

大家听了她的话都鼓起了掌,脸上也是诚意十足的表达了恭喜,至于心里是怎么想的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赵箐夫妻倒是表现得很有风度,过后还和未晚讨论了一番,也夸赞了她不少。

表面上看起来这档节目可以说是完美落下帷幕了。

结束之后未晚找到了周氏夫妇。

“周先生,周太太,有些话我想跟你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时间。”她站在周氏夫妻面前,微微笑着,客气而礼貌,目光淡然。

“未小姐,你想说什么?”梁敏问。

未晚笑了笑,“自然是周望国的事了。”

梁敏和周建功两人相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三人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未晚开门见山,直白的说道:“不知道二位是否知道周望国的精神世界出了问题?”

两人闻言一怔,周建功率先回过神来,沉声问道:“未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望国精神有问题,是个……”他语气里难掩的带上了一丝怒气。

任何一个做父母的都不会想要听到别人暗指自己的孩子有精神问题的。

梁敏也沉下了脸,看着未晚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喜,“未小姐,这一个多月的事,我们夫妻很感激你,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在我们面前胡说八道。望国是一个再健康不过的孩子,他最大的问题只是有些顽劣而已!”

未晚对他们夫妻的怒气不以为意,“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他精神世界已经出了问题,而你们作为父母却毫无察觉,只当他是孩童正常的顽劣,只想着要纠正他,让他变得乖巧懂事听话。却不知道这样只会加重他的问题。我说的精神世界出了问题并非是指他有精神病,以他现在的情况来看,还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可如果你们放任不管,他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她声音平和,不疾不徐,“等他再长大些,如果运气好,他凭借自己的努力和自控力能成功压制,那他平时的表现看起来会很正常,可一旦遇到让他情绪波动剧烈的事,他便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到时候会做出什么事,谁也说不准。运气不好就更不用说了。心理的问题和精神问题总是相互存在的。他是不是经历过什么不太好的事?”

听完未晚的话,周建功和梁敏相视了一眼,眼里惊疑不定,对未晚的话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信好还是该坚决否认好。他们自然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她的问题……两夫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难看。

未晚没有多说什么:“如果你们不信,大可带他去看看医生。”

她知道这个世界有种医生叫心理医生,专门治疗心理和精神出了问题的病人。这一点比以前的世界好太多了,在以前,有人精神出问题的话只会被人当疯子,轻则直接家族私刑处置,重则赶出家门,断绝关系,谁会想过治疗啊。

“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难道你学过这方面的知识?”周建功怀疑的看着未晚。

“周先生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是把我知道的说出来,具体要怎么做还是看你们。毕竟你们才是他的父母。我会多此一举全因我和周望国有缘分,否则的话,我是不会多事的。”

她是神明,周望国喜欢她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越是心灵纯粹的人越是会下意识的想要亲近她,因为在这种人心里,亲近她会让他们觉得舒服。就好比如婴儿会本能的想要亲近自己的母亲,因为母亲会给他们带来安全感。她之于周望国就如同母亲之于婴儿。

周望国年纪还小,再聪明也有限,他或许会觉得自己有不对,却不会想太多。加之父母在一旁已经帮他定好了“罪名”,这一定程度上误导了他。他不得其门,唯有从其他途径和用其他方式来发泄内心的焦虑和不安。可偏偏作为父母的周先生和周太太一无所觉。

他的顽劣,不服管教其实也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要怎么做,你们想清楚了。两位都是大忙人,我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说完她率先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只是走了几步想起了什么,又停住了脚步,回头,“还有,我建议两位平时还是尽量抽空和他相处,即便是每天回家陪他吃顿晚饭也是好的。”

周望国内心十分的孤独,他渴望父母的陪伴和关爱。可是他们用错了方式,反而起到了反效果。

周建功和梁敏面面相觑,眼里有着怀疑,也有惊惧担心。

004 军令状

2021-09-15

005 卖身契

2021-09-15

007 狗男人

2021-09-15

009 进组

2021-09-15

010 定妆照

2021-09-15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子里就&两母子

    光芒一盛,瞬间又湮灭,屋子里就只剩下两母子了,连屋子里的布置都变了,再也看不到之前的一点影子。

  • 世界站&适应了

    她想通了,要在这个世界站稳,就得先找到工作,赚钱。在这里她的能力被限制了,没办法用太多快捷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是先走一步算一步,等她完全适应了,融入了这个世界再另做打算。

  • 雅的将&上的大

    十来分钟后,未晚一身干净整洁,头发丝都不带乱一下的走了出来,动作缓慢又优雅的将架在头上的大墨镜移到了鼻梁上,然后甩了甩手,皱了皱眉。

  • ,似乎&来了,

    苏伊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激动又飞快的将自己的规划说了一遍。当然,时间太紧,这种规划还太粗糙。

  • 深夜,&无声,

    深夜,简陋的出租屋里,光线昏暗,寂静无声,几乎感觉不到人的存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